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魔王的男人 by 小十四-第4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熟悉的热烫的气息吹拂在脖子上,耳边回响着他几近哀求讨好的言语,子阳云傲的心不由一软。
「不要脸!」子阳云傲最要面子,在口中不屑地啐了一声,另一方面却悄俏地把身子放软了,靠在他的怀中。
厉天邪登时就知道他心软了,高兴地弯下腰,在他鬓边,脖子一带亲过不停。
酥软麻痒的感觉传来,子阳云傲受不了地扭动身子,厉天邪索性把他抱起来,大步走向旁边的躺椅。
项颈交缠,久久不分,当两唇终于分开时,子阳云傲眼中已经蒙上一层水雾。
「傲,别气了……」
朦胧的视野之中,只见厉天邪坚硬如同刀削斧凿的五官温柔如水,软言细语,听得他的心暖暖的,心中的怨怼瞬间都变得淡了。
难怪平日那些女人都那么爱听他说的甜言蜜语,听进心里果然舒服得很。
他慵懒地枕在厉天邪的大腿上,厉天邪的右手与他的右手交缠着,掌心对着掌心,指头贴着指头,细细把玩之余,状若不经意地问:「那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一回事?」
早知道这个醋坛子绝不会放过他,子阳云傲懒洋洋地打个呵欠,轻描淡写地说:「只不过是两个女人,你没有兴趣知道的。」
厉天邪岂会轻易被他糊弄过去,皮笑肉不笑地牵一牵嘴角。
「你不说出来,又怎知道我没有兴趣。」
子阳云傲举在唇边的手瞬间僵硬,片刻后,摇摇头说:「我和她们没什么,真的……」
厉天邪玻鹧鄞蛄克肷魏螅瓜卵郏咕痛瞬蛔髯肺省
子阳云傲暗暗松一口气,头枕在他腿上,辗转几下,又觉得四周静悄得令他不安,想一想后,决定打破沉默,问:「你这次的目的是沈沧海,还是广陵散?」
厉天邪边抚弄他柔软的发尖,边答:「两者皆是。」
听到他的话,云傲意外地「哦」了一声。
「你不是对我说过,沈沧海早已被逐出天魔教吗?我还以为你不会救他呢!」
「二十多年前,沈沧海的确因为从圣教偷走广陵散而被逐,但他到底曾经是圣教护法,若就此让他落在所谓的正道人士手中,对圣教而言是一个侮辱。」
顿一顿后,厉天邪哼了一声,冷冷地接下去。「他要死,也只能死在圣教的极火之下。」
看着他满脸的肃杀,子阳云傲不以为然地别过脸去,用手背掩着唇,打个呵欠后,再问:「那广陵散呢?」
「广陵散记载着圣教的天魔心法,本来就是圣教四大镇教宝物之一,我当然要取回!」在厉天邪铿锵的声音中,子阳云傲的双眼玻Я似鹄础
「但它也是我想要的东西。」
厉天邪弯身,在他鬓边亲了一口,说:「我的东西,不也是属于你的吗?」
子阳云傲翻身,用手肘抵着他的大腿,双手托着头仰看着他,道:「你的东西当然是属于我的,不过,我的东西却只是属于我的。」
厉天邪蹙眉。「如果你想学天魔心法,我可以教你。」
「我才不用你教!」子阳云傲不屑地挑一挑眉尖。「你以为我感兴趣的是广陵散中暗藏的心法吗?哼!本侯爷才没有那么庸俗!」
厉天邪眼中精光一闪,定眼瞧着他,问:「那你为什么要广陵散?」
「广陵散除了记载着天魔心法外,本身更是一本已经失传千年的琴谱,我对琴谱有兴趣,不行吗?」
「可以!当然可以!」厉天邪这才从容地笑起来,牵起他的手,轻声说:「等拿到广陵散,你弹琴,我奏瑟……就在千刃崖的竹林里,你说好不好?」
「到时再说吧!」子阳云傲耸耸肩头,再次翻身枕在他的腿上。
厉天邪本欲再说,却见他已经闭上双眼,发出均匀的呼吸声。明知道他只是在装睡,厉天邪的唇上下蠕动两下,勉强把话压下,默默地看着他的睡脸。

第三章

第二天,天尚未亮,子阳云傲就在一阵衣物窸窣声中醒过来。
睁开惺忪睡眼,只见一块块黝黑纠结的肌肉在眼前跳动,子阳云傲忍不住伸手摸上眼前几近完美的肉体。
停下穿衣动作,厉天邪回头。「吵醒你了?」
「嗯……」子阳云傲懒洋洋地应了一声,白皙匀净的双手爬上厉天邪壮硕的身躯上,在热烫结实的肌肉上轻轻摩挲。
「别再引诱我,否则,我不敢保证你今天可以起床。」厉天邪吐出低沉的嗓音,把他不规矩的手按住。
子阳云傲轻笑。「没定力!」
「是你太有魅力了。」厉天邪也笑了起来,弯身,在他唇角亲一口后,神色温柔地说:「时辰还早,你再睡一会吧。」
「你不留下来?」
厉天邪摇摇头,「不,我要回房去了,免得你的卓大哥来找你吃早点时见到我。」
「怎么你说起话来总是酸溜溜的?」子阳云傲翻一翻白眼,把他推开,径自躺回躺椅上。
厉天邪冷冷反问:「就不知道到底是我酸溜溜,还是你心虚?」
「醋坛子!」子阳云傲哼了一声,翻身,更索性拉起被衾盖着头,不再理睬他。
厉天邪不吭一声,转身便走。
「喂!」待他走到窗前,子阳云傲忽然从被衾里探出头来,把他叫住。「叫夏飘萍和秋愁雨换过一身装扮吧!朴天算已经在怀疑你们了,别太张扬!」
没有回头,但厉天邪冷酷的脸孔上已不由自主地浮起笑容,伸手推开窗框,足尖一蹬,身如飞燕地飞掠而去。
恼恨自己总是心软,子阳云傲不是味儿地歪一歪嘴角,再次拉起被衾,把自己密密裹住。
如是者,倒也沉沉睡去,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,才再次被外来的声音吵醒。「云弟,是卓大哥,你起来了吗?」
门外充满节奏的叩门声令子阳云傲不得不再次清醒过来,揉着眼皮从躺椅起来,用犹带睡意的声音应一句。
「醒了!」
叩门声应声而止,子阳云傲也不急着开门,只是慢条斯理地梳洗起来。
身上的情事痕迹已经被仔细地清理过了,穿上亵裤,手摸着脖子,看着铜镜里倒映出来的瘀红吻痕,他皱起眉头,从柜里挑出一件高领团紫花长袍穿上。用银簪把长发束成髻,戴冠,他慢条理地套上长靴后,便向房门走去。
门外卓不凡笔挺伫立,他穿着一身天蓝长袍,头束布巾,俊眉修目,近看更是尔雅不凡,一看见子阳云傲走出来,就勾起唇角,对他拉开一抹亲昵的笑容。
「云弟。」
子阳云傲打个呵欠,也叫道:「卓大哥,早安!」
「昨夜睡得怎样?」关心的问话未止,眼角不经意看到子阳云傲与房门间的空隙,卓不凡忽然一怔。
子阳云傲何等伶俐,登时便知道他看见什么,心中暗暗叫糟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用收在背后的手悄悄把房门推上,说,「还好。」
「还好?你昨夜是睡在床上的吗?我好像……」卓不凡蹙起眉头直接了当地说:「我好像看见房里的床塌下来了。」
子阳云傲俊脸微红,「那是……是我昨夜练功时不小心打坏的,也懒得叫人来换床,就睡在躺椅上了。」边说,边在心中将厉天邪骂了七、八遍。
卓不凡点点头,没有再追问下去,倒是子阳云傲觉得自己编的理由太过牵强,尴尬地干咳两声,拉开话题。
「卓大哥想到哪里吃早点?城里的八宝楼环境好,味道也不错。」
「云弟,抱歉!」卓不凡摇头。「虎威镖局的镖车刚刚到达,我要过去迎接。未知云弟可愿屈就一会,先陪我过去?」
「有何不可?」子阳云傲潇洒一笑,与他结伴而行。
走过白马寺待客用的偏厅,卓不凡并未停留,而是笔直穿过。
子阳云傲虽觉奇怪,却忍耐着不作多问,只默默随行。
两人一直走到白马寺后山的一座五层佛塔前,只见卓震东,朴天算与白马寺副主持慧心大师都在,在场还有虎威镖局的总镖头李文虎与五十多名镖师,各拿兵器守在空地上一个镖箱四周。
瞧见如此阵仗,子阳云傲心中一动。
卓不凡上前,与李文虎见礼后,便请他和其它镖师前去休息,并着四名亲信手下把镖箱抬入塔中。
众人直上佛塔第四层,但见塔内的摆设其是古怪,四面墙身满是小孔,地上铺着红,白,黑,青四色彩砖,隐含两仪之势。
子隔云傲双眼不离卓不凡在彩砖间穿插的步法,牢记在心。彩砖阵中是个方形的石台,左边一个大铁笼。
卓不凡回头对子阳云傲说:「云弟,你猜得到这个镖箱里藏着什么吗?」
春风眼眸沿着镖箱转了两圈,子阳云傲笑着勾起唇角。
「如果我还猜不到,那我就是个笨蛋……」他笑着摇摇头,接着又叹一口气。「我现在才知道,为什么谁也不知道沈沧海的下落,卓大哥果然高明!」难怪连厉天邪也查不到沈沧海的下落,又有谁能想到卓不凡好不轻易擒下沈沧海,竟不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押送,却交托了虎威镖局押运?
听见他的赞叹,向来谦虚的卓不凡也忍不住得意一笑,伸手把镖箱打开,内里果然藏着一个人,一个名头响亮,黑白两道都容不下他的人。
卓不凡笑说:「我来介绍!魔教光明护法沈沧海。」

魔教的全名,其实是「天魔教」──起源自东北长白山一带,已有八百年历史,九代之前,乘皇朝战乱而入关,扎根京城,因天魔教拜魔神,教规与中原有异,而且教众行事乖舛放肆,所以被中原武林视为邪魔外道。
二十五年前,当时的武林盟主凌青云发动中原各派围攻天魔教总坛千刃崖,天魔教第十二代教主厉狂天因此战而死,仅留下六岁稚子,由当时的天魔教暗夜护法与一干亲信护着杀出重围。
经此一役,天魔教分崩离析,不得不退出关外,龟缩于发源地东北一带。
直至十四年后,厉狂天之子厉天邪于千刃崖上,再次点起天魔教的圣火,公告江湖,天魔教再次现世。
那一年,厉天邪年仅二十岁。所有江湖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,但是,谁也想不到,这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在短短时日子间,灭绝了几乎所有在北方扎根的大小门派,令天魔教再次雄霸一方。
其手段之狠,作风之凌厉令人闻之心寒,出道不够两年,就被冠以「魔王」之名,外传他的天魔功已练至第十一层,所向无敌,其手下亦是猛将云集,为首的是左右二使「妖魅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