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魔王的男人 by 小十四-第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听见不间断的黏稠的磨擦声,子阳云傲又羞又恼,一张俊脸登时红透。
神秘人轻笑一声,在他胀红脸上亲了一口,嘴唇沿着下巴,脖子,肩头一直下滑,落到结实的胸膛上。
唇在左胸徘徊,炙热的气息吹喷,暗红的|乳珠颤抖着缓缓挺起。
子阳云傲已经料想到他接下来想做什么,一颗心怦怦地乱跳起来。
果然,接下来,他把唇压上挺立的|乳珠之上。
一记长长的吮吻,把左|乳含在唇内,舌尖如一条顽皮的小蛇在|乳尖顶端的小孔轻轻搔弄,空着的另一只手也爬上右边的胸腔,揪着小小的|乳头,用力地拉扯起来。
从双|乳传来的阵阵酥麻疼痛,因为看不见的关系而份外强烈,下身的欲望也更加膨胀,子阳云傲浑身发热,结实柔韧的身躯上泛起一层薄红与碎汗。
汗水淋漓,蒸发出一阵浓郁的情欲芳香,神秘人再也按捺不住,抬起他修长的双腿,猛然压上。
坚硬硕大的欲望抵在臀间,腰身用力一挺。
瞬间,子阳云傲的身躯像被撕裂成两半,剧烈的痛楚令他难受得张大嘴巴,发出无声的悲鸣。
不容他有丝毫喘息的空间,神秘人不断挺动腰身,巨大的欲望毫不留情地在狭小的通道插入抽出。
未经滋润的后庭瞬间被撑至极限,子阳云傲甚至听见身体内传来近似布帛被撕开的声音,他感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流出,滋润干涸的肉壁。
欲望进出之余,带着混浊的血丝,淡淡的血腥味令兽性更加膨胀,肆虐的男人很快就第一次射出。
滚烫的体液喷射在体内,炙痛令充血的肉壁不受控地抽搐起来,刚刚发泄过的欲望再次胀大,坚硬如铁。
神秘人盘腿,把子阳云傲拉起,抱到膝上。
由于全身|穴道被封,子阳云傲无法挣扎,只得任由他摆布。
身子软绵绵地靠着他的胸膛,子阳云傲的双腿被拉得更开,全身的重量皆坠于下身,两人相衔之处。
巨大的欲望进入再深,花蕾的每一片绉褶皆被展开,享受着被柔软炽热的肉壁包含的感觉,神秘人并不急着移动,厚大的双手沿着子阳云傲软滑的肩背下滑,捧着两臀用力揉搓起来。
他用力极巨,两瓣雪白的臀肉不一会就红透微肿起来,臀肉被拉扯抚弄之际也牵动敏感的后庭,紧凑的肉环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。
静止的欲望再次开始移动,不是狂风暴雨的抽插,只是抵着肉壁内的一个小点,细细地转着圈,温柔地前后摆动。
一股酥麻疼痛流遍全身,带来无比快感,子阳云傲虽无法呻吟出声,但浑身的肌肤却不授控制地簌簌抖动起来。
看见他萎靡的欲望再次屹立,知道终于挑起了他的情欲,神秘人隔着黑布温柔地亲吻他的眼睛,接着,激烈地律动起来。
火热酸麻占据全身,子阳云傲只觉身子难受得就像被火烧一样,恨不得扭动身躯避开,只恨他全身|穴道被封,连动一下指头也做不到,只能任由对方摆布。
欲望就仿佛无休止的凶器,在他的体内不断插入拉出,贲张的纹理磨挲着媚肉,甚至一再胀大,无间断的快感令人晕眩,体内凸起的小点被集中磨挲,子阳云傲浑身剧震,脑中有如电光四闪,身前的阳物一瞬胀至极限,白浊的精华不断喷射,攀上情欲的巅峰。
在他体内肆虐的欲望也喷射出来,软垂下来的欲望缓缓抽出,大量混浊的液体也随之涌出。经过一轮蹂躏,床榻乱成一团,神秘人把蒙着子阳云傲双眼的布条拉下,发觉他已经昏了过去,不由微微一笑。
扶着子阳云傲软绵绵的身子躺好,指头在他身上疾点,刚把被封的|穴道拍开,就闻得一声厉喝。
「厉天邪,我杀了你!」子阳云傲猛然睁开眼皮,举起手刀疾砍。
偷袭虽快,但他口中的厉天邪反应也不慢,立时把肩膀往左一倾,巧妙避过手刀,子阳云傲盛怒,呼喝一声,反手又是一掌。
厉天邪不慌不忙,左手中指往他手腕脉门轻拂,子阳云傲的右手顿时发麻。
他铁青着脸提起左拳向厉天邪胸膛打去,厉天邪瞧着他的脸色,忽然笑了笑,竟不闪不避,任由拳头加身。
沉重如雷的拳头打在他贲起如山的胸膛上,就像打在铁板上一样,壮硕的上身甚至没有摇晃一下。
子阳云傲暗自咬一咬牙,正要再打,厉天邪已把他的拳头抄在掌中,道:「和你开个小玩笑而已,何必生气得要打人?」
他的身子长得虎背熊腰,异常高壮,肌肤全都晒成黝黑的颜色,观骨丰满,高鼻深目,双眉如刀,又黑又浓,充满北方男儿的气概,加之声音低沉厚实,虽然说着轻佻的话,但也带着一种慑人威严。
若有认得他的人在此,一定会吓一大跳,谁也料想不到,这个在子阳云傲房中出现的男人,竟然就是江湖中人恨之入骨,惧之如虎,外号「魔王」的魔教教主厉天邪。
「是要杀人!」子阳云傲甩开他的制抓,又是重重一拳打去,厉天邪动也不动地任他击打,十多拳过后,神色依然自若,反而是子阳云傲打得拳头发痛,指节更微微地肿了起来。
「王八蛋!」子阳云傲粗鄙地呸了一声,别过脸去。
厉天邪笑着轻抚他红透的脸儿,说:「若旁人听见风流倜傥的子阳小侯爷说话如此粗俗一定会很吃惊。」
「放手!」子阳云傲把他的手拍开,回过头来,脸寒如霜,冷嘲道:「若他们知道魔教教主厉天邪是个闷骚的大色狼,喜欢奸淫男人的变态,只怕会更加吃惊!」
「这只是小惩戒而已。」厉天邪的神色也冷峻起来,问:「今天早上那两个女人是什么一回事?」
「你凭什么管我?」子阳云傲冷笑,蹒跚着下床。
「我凭什么不能管你?」厉天邪脸现愠色,挑起两道粗浓的眉头,伸手把他拉住。
「别碰我!」子阳云傲反手便打,厉天邪哼的一声,把他的双手抓住,锁在身后。
「说!有没有和她们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?」翻身,把子阳云傲压在床上,厉天邪如同一头盛怒的狮子,赤裸的身躯上,每一块肌肉都贲张起来,黝黑光滑,充满力量。
「做了又如何?」子阳云傲歪一歪嘴角,刻意挑衅,配上唇角的一颗小痣,看上去份外嚣张。
瞧着他脸上挑衅的神色,厉天邪真是又爱又恨,攥紧了拳,重重打下。
拳头擦着子阳云傲的脸颊而过,击在床板之上。
他一拳之力何等惊人,床板发出刺耳声响,顿时陷了下去。
子阳云傲忙不迭翻身下床,刚着地,整张床就塌下去了。
剎时,巨响回荡,灰尘翻飞,裸身站在房中,子阳云傲倏然呆滞。
「小心着凉。」厉天邪从架上取过外袍,为他披上。
好不容易把目光从倒塌的大床移开,子阳云傲骂道:「你这个死疯子!」
心头震怒,子阳云傲不想再与厉天邪同处一室,铁青着脸,大步向大门走去,刚迈步,双腿间便传来一阵痛楚,脚步踉跄一下。
厉天邪伸手把他扶住,子阳云傲只觉一道黏稠的液体沿着大腿滑下,感觉难受不已,恼怒地推拉之际,忽听门外传来声音。
「云弟,你在吗?」
子阳云傲一惊,登时全身僵硬。
犹疑之际,门外再次传来声音。
「云弟,我刚才听到有点声音,好像是从你这边传过来的,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?我可以进来吗?」
听见他要进来,厉天邪微微玻鹚郏壑猩惫夥缮痢
子阳云傲已经认出门外传来的是卓不凡的声音,定下神来,对着房门放声说:「卓大哥,我没事,只不过刚刚不小心把澡盆推翻了而已。」
「我可以进来吗?为兄很久没有与你抵足夜谈了,刚才人太多,也没有机会与你多谈几句。」
「啊……不!我很累,要睡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」
卓不凡明显有点失望,沉默半晌后,再次开声道:「那……明天早上,和我一起用早膳,好吗?」
「好!」子阳云傲连忙答应,听见卓不凡的脚步声终于走远,才松一口气。抬头,只见厉天邪冷冷地盯着他。
「你什么时候和他抵足夜谈过?」
子阳云傲白了他一眼。
「这话是一个突然消失了半年的人有资格问的吗?」
「我在闭关前……已经派人通知了你。」厉天邪有一瞬愧疚,但转瞬又强硬起来,说:「我现在不就专诚来看你了吗?」
「专诚来看我?」子阳云傲冷笑,说:「是真心话还是假话,你自己心知肚明。你的出现多半是为了日前被擒的魔教前任护法沈沧海和『广陵散」吧!」
心中恼怒难当,他把厉天邪推开,拖着脚步走到澡盆前,脱去外袍。厉天邪从后看去,只见他全身赤裸地站着,散开的长发贴在汗湿的肩背上,身躯的线条完美修长,他弯着腰,用布巾擦拭双腿间的浊液,被揉得通红的双臀向后挺起,因为大腿张开的关系,臀间的小|穴露出,因为刚被疼爱过,微微向外翻开,色泽嫣红诱惑。
喉结上下干咽几下,他勉强忍住再次扑上去一逞欲望的冲动,缓缓踏前,从后温柔地把子阳云傲拥住,说:「我们这么久没见面,别一见面就生我的气,好不好?」
子阳云傲的身材在男子之中也算高挑,但与厉天邪异常高大壮硕的身形相比,登时便矮了一截,像个被大人拥入怀中的孩子一样,全身都被他覆盖包裹。
耳边,暸亮的心跳声响动不停,子阳云傲挣扎几下也挣脱不开,只得勉强定下心神,冷着脸说:「没有人迫你来见我受我的气!」
「的确没有人迫我来见你,是我自己想念你,要来见你。」
厉天邪脸不改容地说着露骨的甜言蜜语,子阳云傲的脸微微一红,但依然倔强地哼了一声。
「别以为把话说得恶心一点我就会信你。」
「有什么事,我叫夏飘萍和秋愁雨办就够了,何必自己亲自前来?我来,实在是因为心中想你想得很呢!你知道江湖中人都将圣教视为异端,我这个教主若不闭关修练加强自己的功力,只怕很快就要被他们宰掉了。」
子阳云傲咬紧唇,不语。
厉天邪柔声道:「分别半年,我没有一天不想你,傲……」
熟悉的热烫的气息吹拂在脖子上,耳边回响着他几近哀求讨好的言语,子阳云傲的心不由一软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