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暗夜探花g-第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只眼、闭一只眼了,但你最近越来越过分,非但晚上不在家,居然大白天的就要往娼馆去,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妻子?”

  葵和佐野忠幸一样,同是贵族出生,所以个性高傲也是理所当然的事,因此即使没有感情,她也无法容忍丈夫如此漠视自己。

  “我的眼里当然有你。”佐野忠幸瞄着葵随口敷衍,同时在心里暗忖,若非父母之命,教他不得不娶,他根本不想跟葵在一起。“不过……男人三妻四妾和跑花街、上酒楼是很正常的事吧?你在那边操什么心?” 

  对于少了温柔体贴柔顺奉承,只有气焰比别人高的妻子,佐野忠幸着实感到不耐,若非利益关系的结合,他怎么也不可能娶她!

  “你……”听着佐野忠幸的回答,葵更加光火,可当她上前一步想跟丈夫争辩时,竟被令史夫人拦了下来。

  “好了,小两口有什么问题回房里吵,别在外边让人看笑话。”令史夫人瞪了葵眼,才转向夜夜流连花街的儿子。“母亲不是想念你什么,不过你们都当了这么久的夫妻,却一个孩子也没有,这事总说不过去吧?”

  拍了拍佐野忠幸的肩膀,令史夫人以温和的语气说:“母亲知道葵不够温柔体贴,但你需要个子嗣,所以在有孩子之前,晚上还是回家过夜吧。”

  “母亲大人!”

  葵把丈夫大白天跑花楼的事情告诉婆婆,是想要婆婆管管佐野忠幸,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结果,婆婆居然把所有责任怪在她身上!

  “好了!女人家如此爱叨念,要怎么留住丈夫的心?”听着葵的抗议,令史夫人也不高兴了。

  佐野忠幸见两个女人已开始争执起来,忍不住皱起眉,这情况真令他烦透了!

  也许他该乘机定掉,然后去找友人喝酒?

  不,他们偶尔比女人更唠叨。

  在听过母亲与妻子的抱怨后,佐野忠幸只想图个清静之地,好让耳朵休息。

  不过,他平时找的全是喜欢对他轻声软语和撒娇献媚的娼妓,在这些女人的房里,哪来的安静可言?

  揉了揉眉心,耳旁传来的噪音让佐野忠幸盛到有些头疼。

  不期然地,一张清丽的脸庞跃入他的脑海里。

  菖蒲——

  要说安静无声,上紫烟馆找菖蒲应该是最好的选择!因为除了必要的招呼之外,菖蒲几乎不开口,只要他不讲话,菖蒲更是乐得闭嘴。

  在平常时候,也许这点会让他感到光火,但此时此刻……

  瞄了眼一旁吵得不可开交的女人们,佐野忠幸决定往紫烟馆找菖蒲去。

**凡◇间◆独◇家◆制◇作**

  正如佐野忠幸所料,菖蒲接待他进门后.就一如往昔的闭嘴。他不开口,菖蒲就不应声。

  加上紫烟馆这一带,白天行人稀少,所以四周静得出奇,仿佛现不是人们在家休憩的凌晨或午夜,让佐野忠幸忍不住陷入了梦乡。

  再醒来时,已近黄昏,佐野忠幸拍了拍额头,四下一瞄,才发现菖蒲放着他不管,继续坐在露台上看街景。

  原本佐野忠幸想起身骂人,毕竟菖蒲这等于是怠慢了他这位贵客,只不过当他一坐起,四目立刻迎面对上夕阳余晖,照得他几乎睁不开眼。

  虽然夕阳的光芒没有白昼里的日光来得强烈,可一旦正面迎上,还是让人忍不住别过脸去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佐野忠幸才发现,菖蒲所坐的位置正好替他遮去了夕阳的光芒,否则他早被晒醒了。

  彩霞伴着夕阳光辉映在窗口,将菖蒲的纤长身影拉得又长又细。

  佐野忠幸低头望了眼自己身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薄被,很显然是菖蒲的贴心之举。

  张着嘴,佐野忠幸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  他没有对人道谢的习惯,或者该说,他根本不需要对人道谢。

  可在这种情况、这种时刻……似乎只有“谢谢”两个字最能恰当形容他当下的心情,将他心里哽着的话一口气说尽。

  但是……

  对菖蒲?一个身份低微的夜华?

  蹙了下眉,佐野忠幸把话吞回嘴里。

  他不需要道谢,因为服侍他原本就是菖蒲的责任。

  “我想喝酒。”收回了刚才那抹异样的情绪,佐野忠幸开了口,他的声调一样是制式的命令与傲气,只不过……

 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,他的视线开始随着菖蒲的身影移动。

  听见佐野忠幸的声音,菖蒲回头看了看他。虽然他该依照佐野忠幸的吩咐,赶紧叫人送酒进来,但他却自做主张的替佐野忠幸准备了浴衣。 

  “先洗个澡会舒服点,我已经让人烧了热水,不如在那边喝吧。”由于推算出佐野忠幸大概会在黄昏时分醒来,所有菖蒲要小童在户外浴池备热水。

  可以的话,他希望佐野忠幸别一醒来就喝酒,怎么说佐野忠幸都是包养了他、给他好日子过的恩客,让客人醉死在酒缸里并非他所愿。

  “嗯。”佐野忠幸甩了甩头,随后便站起身来。

  居高临下地看了菖蒲一眼,瞧见他淡漠的表情,他发现体内的征服欲不自觉地再度…一

  “你一起过来,替我洗背。”

  佐野忠幸以不容置喙的语气命令后,便迳自往外走去。

  菖蒲安静的跟着佐野忠幸来到小院子,先替客人脱去衣服,然后自已也跟着下水,好替佐野忠幸洗背。

  像是摸透了佐野忠幸的喜好和习惯,适当的水温、随着热气飘散出来的清香,以及摆放在浴池旁的清酒,菖蒲准备得一应俱全。

  “你倒是挺仔细的。”佐野忠幸见到清酒,再加上那足以令他舒缓身心的淡雅香气,心里原本的郁闷瞬间消去了一大半。

  让大半身躯沉入水中后,佐野忠幸忍不住合上眼,逸出满足的呻吟声。

  或许,菖蒲会成为红牌,靠的就是这份细心观察的本事。所以他才能在这个梢长的年纪,依然是紫烟馆里受客人喜爱的夜华。

  对于一个只需要放松心境的地方,而不想要烦扰人声的客人而言,菖蒲算得上是尽责的陪伴者。

  听见佐野忠幸难得的夸赞,菖蒲给了个微笑算是回应,反而对替客人洗背的工作.他还专心许多。

  “你这种脾性……到底包养你的都是些什么客人?”佐野忠幸向来是上花街找乐予的,像今日这种情况可说来是少之又少,而菖蒲应该是自幼就养成这样不讲话的习惯才对,所以对于以前包养菖蒲的客人,他反而好奇起来。

  因为,菖蒲算是个诡异的怪人。

  不会讨人欢心的夜华,却是个红牌,这点原本就有所矛盾。

  但菖蒲确实是红牌,这点由包养他所需花费的银两就可以窥见一二。

  那么,那些让菖蒲成为抢手红牌、花下重金的客人,全是为了图个清静而来?

  不至于吧?毕竟在没见面之前,谁知道菖蒲会是这种怪性子?

  “什么样的客人都有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菖蒲带过了佐野忠幸的问题。

  一来是包养过他的人不在少数,他无法一一记住;再者,保护客人的隐私,也是夜华的本分。

  像是为了转移佐野忠幸的注意力,菖蒲将布巾披在他的肩上,然后开始替他槌肩。

  对于菖蒲有意似又无意的简单应答,佐野忠幸也懒得再问,反正不管包养过菖蒲的客人是什么样的人,其实也与他无关,问得太多,怪的人倒是他自己。

  因为,他根本不该在意菖蒲的过去。

  不过是个夜华罢了,他管那么多做什么?

  对于自己没来由的多心,佐野忠幸感到有些不悦,但是菖蒲高明的服侍却很快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

  “嗯……真该叫那些女人学学你……”佐野忠幸让自己的上半身趴在石头浴池边,舒服地闭上眼喃喃自语。

  “女人有女人的好……”轻轻捏着他的肩头,菖蒲淡淡应了一句。

  虽然自小在紫烟馆长大,他几乎没见过什么女人,但记忆中总有些母亲的印象,所以其实菖蒲还满喜欢女人的,只是与一般男子或寻欢客对于女人的看法有些不同罢了。

  “否则佐野大人怎么会留心在她们身上……”瞥了眼佐野忠幸颈边的吻痕,菖蒲笑了笑。

  依照佐野忠幸和他相处时的态度推测,菖蒲知道佐野忠幸对少年并无特别喜好,反倒是女人比较合他胃口,所以这个吻痕,大概是哪家娼馆的花娘留下的吧!

  “真是可惜,我从来不把心留给谁,我的心只用在自己身上。” 

  不管是面对母亲、妻子、夜华,他的心永远只是他自己的,因为这人没有一个值得他付出真心。

  一场又一场的玩乐与游戏,建筑在金钱与利益之上的假意承欢……

  不只是在花街酒楼里,也发生在自家人身上,所以他厌烦至极。

  为了不让自己的付出白费心思,最好的方法是不管面对谁都不付出真心。

  对于这样的冷言冷语,菖蒲只是叹了口气,然后伸手由背后抱住佐野忠幸,纤细的十指压上他的心口。

  “等您找到人分摊心的重量,就不会这么累了……”

  说着不知是劝谏还是指点的话语,菖蒲在佐野忠幸的背上落下一吻。

  “分摊?是在说你吗?”佐野忠幸仅是迸出一声低哼。

   夜华就是夜华,还真懂得挑时机说些好听话!

  “佐野大人早知道答案并非菖蒲才是。”菖蒲发出佐野忠幸未曾听过的轻笑声,那与他平日带着客套的浅笑声不同,而是类似自我解嘲。“夜华仅是在您找到分摊这重量的人之前,一个暂时替代的对象罢了。”

   因为寂寞、因为空虚……人们基于各种理由找上娼妓,但其中绝不会包含寻求相守一辈子的伴侣。

  “你倒是……颇有自知之明。”佐野忠幸得到意外的答案,明明该大笑几声,可心里却没来由的酸了起来。

  一个永远脱离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