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暗夜探花g-第15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“我正是为了这件事而来。”拢屋老板大大方方的在屋里坐下,然后挥了挥手,要手下把被他们抓住的妇人放开。

  “麻烦你去泡杯茶来吧!”仿佛这个家的主人是他,而不是妇人,他毫不客气的吩咐着。

  妇人一得到自由,便匆匆忙忙往外跑去,不过由她紧张的神情看来,八成不会端茶回来,而是自顾自的逃走了。

  “你还有脸说这种话?菖蒲是我的人,你私自将他关起来,还做着贩卖人口的勾当,我放你一马已算是客气了!”可能的话,佐野忠幸倒想让拢屋倒闭,一泄他心里的怨气。

  “要论所有权,他也可以说是我的人。”拢屋老板没让佐野忠幸的魄力唬住,他从怀里拿出一张卖身契,晃了两下让佐野忠幸看看下方出自菖蒲之手的印子,当然这是他们押着弄不清状况的菖蒲盖下的。

  “虽然我国禁止买卖人口,可自愿卖到拢屋当工人,或是把自己卖进花楼,可就不在限制之内了。所以他卖我买,合情合法,哪来贩卖人口之说?”

  “自愿?睁眼说瞎话,菖蒲根本就是被你们逼的!”佐野忠幸此时只怨自己空有身分却没权力,否则菖蒲又怎会任这群恶人欺负?

  “逼?佐野人人这话可说得严重了。”拢屋老板摇了摇头,才冷笑着续道:“这买卖有令史夫人当证人,若是您觉得菖蒲卖身进拢屋的事有什么问题,大可向令史夫人查问,她能保证菖蒲是心甘情愿盖下手印的。”搬出令史夫人之名,他不相信佐野忠幸还能有话说。

  “母亲大人硬从我手边抢走菖蒲,将他卖给你,契约是伪造的,这事你我都心知肚明;再说,若真想比契约书,怎么说我的契约书都是菖蒲在之前签下的,算来菖蒲是我的人,怎么也轮不到你!”要比狡辩,佐野忠幸有自信不会输入。

  除了面对菖蒲以外,他可没那份温吞的好脾气!

  “佐野大人,卖身契这种东西哪能以时间做准,您拿出契约,顶多证明菖蒲没什么信用,把自己卖给两个买主罢了。”一旁的官差在这时开了口,先前他吃了佐野忠幸的亏,心里满是怨气,所以拢屋老板既然也有菖蒲的卖身契,还有令史夫人当靠山,他自然帮着拢屋找佐野忠幸的麻烦。

  “大人,我看不如这样吧,让菖蒲白天跟着你,晚上我就留着用,教他好好履行这两张契约如何?”珑屋老板扯开一抹淫秽的笑容,视线直往菖蒲扫去。

  “闭嘴!龌龊的家伙!”佐野忠幸恨不得立刻拔出长刀直接杀了他。

  “什么叫作没信用?你们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才令人无法信服!”佐野忠幸大声怒斥,他眉心紧绷,右手紧按着刀柄,随时准备拔刀赴战,毕竟拢屋来的手不太多,一点都疏忽不得。

  看着佐野忠幸的举动,拢屋的人也把手握上刀柄;倘若佐野忠幸想动武,他们照样奉陪。

  正当气氛紧张得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,就会引起佐野忠幸与拢屋的人马刀剑相向时,菖蒲伸手拉住佐野忠幸的手臂。

  “明晚拢屋的商船会在码头靠岸,船上载了从外地送来的孩子,这些孩子还没有造了假的卖身契……”菖蒲咬了咬下唇,把先前在船上偷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,“倘若让令史大人知道拢屋在没有卖身契的状况下,却将孩子们送进亲水城,到时您可少不了麻烦。”

  “菖蒲!你……”拢屋老板没想到菖蒲竟然听见他们先前在船上与买主密谈的事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  “请您放过我吧。”菖蒲伏叩于地,向拢屋老板行了大礼,意思是拿这项情报换取自己的自由,只要拢屋肯放他一马,他便守口如瓶,不会将这件事泄露出去。

  虽然牺牲其他孩子们的未来并不是好方法,但此时他只有这条路可走。

  为了避免佐野忠幸和拢屋的人起冲突、为了逃出魔掌,菖蒲也只能昧着良心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。

  “菖蒲!”佐野忠幸没想到菖蒲竟然会知道这么重要的情报。

  虽然这确实可以作为要挟拢屋的筹码,但菖蒲不应该是个会拿别人当挡箭牌的人啊!

  是为了护着他平安离开吗?

  “菖蒲……”佐野忠幸心口像纠结在一起,教他心疼。

  天知道要菖蒲这样与拢屋老板谈判,菖蒲心里会有多难过?毕竟那船上的孩子也与过去的菖蒲一样,倘若不救他们,未来的命运恐怕与沦入花街的菖蒲无异,甚至更惨……

  拢屋老板铁青着脸,沉默了好半晌,才冷哼一声。

  “既然如此,这件事就这么处理吧。”

  反正夺回了菖蒲,对拢屋而言,其实也没什么好处,但听见他走私人口消息的佐野忠幸可就是个大麻烦了。

  “我保留卖身契,但不会教菖蒲履行契约,只要佐野大人不妨碍拢屋做生意,我就让菖蒲跟着您,不知佐野人人意下如何?”

  “你想得美!”佐野忠幸怒吼道。“你想跟我谈这种条件?我死都不会答应!”

  或许以前的他,只要是对自身有利无害的条件,他就会欣然接受,何况有了这个把柄在,拢屋的人不敢再找他和菖蒲的麻烦,他大可以带着菖蒲继续过幸福日子,但是……

  “你想让一整船的孩子都任由你买卖,让他们变成像菖蒲这样不幸的孩子吗?你以为令史是个什么样的职缺?我既是佐野家的人、将来的令史,你就别想我会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放过你!”

  他变了。

  因为菖蒲,他对于身边的人事物有了不少新的看法。

  尝过人间冷暖、悲欢离合后,他明白过去的自己有多么任性,甚至是不负责任:既然他生为令史之子,就不该只知吃喝玩乐。虽然没有实质的官位,还是得尽一己之力为百姓分忧解劳,否则像拢屋这样的黑心商人只会越来越多,弄得民不聊生。

  “你……”拢屋老板气炸了。

  “我不会把菖蒲交给你、也不会放任你继续为非作歹!今天就算拼了我的命,我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佐野忠幸知道,他曾任性、恣意妄为过,但也正因为如此,面对拢屋这班恶徒时,他反倒能毫不犹豫地举刀相向,却无所畏惧。

  因为菖蒲需要他保护,那些孩子也唯有他与菖蒲能救得了。所以,就让他任性到底,拿性命相搏吧!

  拔出长刀,佐野忠幸毫不考虑地举起刀子往他最恨的拢屋老板砍了过去。

  旁边的保镖看见佐野忠幸挥刀相向,纷纷拔出刀子挡住佐野忠幸,一时间屋子里混乱无比。

  菖蒲退到角落,拢屋老板则是拼命闪躲佐野忠幸的攻击,保镖们围着佐野忠幸想找机会下手,却总是被他抵挡回来,而官差则一脸惊恐地躲在拢屋老板身后,还不时喝着他们,要大家早点把佐野忠幸制伏。

  “滚开!谁帮着他我就杀了谁!”佐野忠幸平时虽然好玩乐,但刀法倒是俐落过人。面对几个大块头的汉子依然应付得游刃有余。

  只不过,就在他举刀逼近拢屋老板那张惊慌的脸孔之际……

  “统统都住手!给我分开!”

  屋外传来大喝声,让屋里的一团混乱倏地中止。

  十来个官差突然冲进房里,除了制止众人打斗之外,还抓住了躲在手下后面的拢屋老板,甚至连与拢屋串通勾结的官差也一并绑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拢屋老板一脸不解地挣扎着,对眼前突然转变的状况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  他明明就收买了官差,怎么还会被抓?该抓的人是抢了他好处的佐野忠幸吧?

  “关于买卖人口的罪行,刚才你自己不是已经招认了吗?”带头的捕快瞪了拢屋老板一眼,然后转头对其他手下吩咐道:“先将人给我押回去!明晚派人拦下拢屋的商船,看这家伙还能拿什么借口抵赖!”

  官差们听令行事,把几个被制伏的手下绑起来带走,又将拢屋老板和勾结的官差紧紧绑住一并押了出去。

  当一大群人都被官差们带走后,小屋里总算恢复了平静。

  “你们没事吧?”熟悉的问候声来自于先前逃走的妇人,只见她急急忙忙的进屋,像是怕那些凶神恶煞伤了菖蒲,忙查看菖蒲的身上有无异状。

  至于方才与拢屋手下大打出手的佐野忠幸,在大感不解的同时,却被跟在妇人身后进屋的一名男子给吓了一跳。

  “父、父亲大人!”佐野忠幸瞪大眼,满腹错愕。

  他不是在作梦吧?父亲大人此时若不是在家中,应该就醉死在花街啊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“你就是菖蒲?”桂昌令史没理会儿子的讶异,反倒先与菖蒲打了招呼。

  “令史大人……”菖蒲哪敢和官员平起平坐,他立刻伏叩在地,没令史的同意,他根本不敢抬起头来。

  “别管这些礼数了,你先起来吧。’扶起了菖蒲,令史转头对呆愣在旁的儿子说道:“瞧你傻成这副德行,见到父亲有必要这么惊讶吗?”

  “不,我只是……”佐野忠幸瞧父亲一副早知晓菖蒲一事的模样,心里的疑虑更深。

  令史瞥了儿子一眼,仿佛看透他的心思继续道:“只是什么?过来坐下,这件事我从头到尾说一遍给你听吧。”

  **凡◇间◆独◇家◆制◇作**

  事情的发展可说是完全超出佐野忠幸的意料之外。

  原来当拢屋老板进屋,开始与他们谈条件之际,官差们早在令史的命令下,埋伏于屋外偷听,只等着好机会抓人。

  而找来令史与宫差这些有力帮手的,自然就是妇人。

  当然,区区一个平民不可能有本事请得动令史出马,所以这位一直帮着他们的妇人看似普通百姓,事实上,她是佐野忠幸二弟的生母、父亲的秘密情人。

  这事情的隐因一旦说开,许多原本的疑虑自然也就明朗。

  佐野忠幸直到此时终于明白,原来方才与妇人在房间谈话的人,就是自己的父亲,所以令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