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子不语by轩辕悬(兄弟年下 受是哑巴 深情攻 温馨文)-第2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惠家祖上是北顺的官宦人家,也算风光过,如今大顺皇朝早散了架,惠家也败落了,但念书重要倒还是晓得的。可惜阿荣是个哑巴,再聪明也没一个学堂愿意收他。而且世面上除了有限的几个常用手势,并没有通用的哑语,阿荣只能和少数几个亲近的人交流,到了外面,就困难得很。
年前阿荣被镇上三所初小拒绝的时候,很是难受了一阵,但毕竟是孩子心性,没得上学在家疯玩倒也自在。
现在还多了个新弟弟,阿荣更有得乐了。
一个月内,他带阿晖去镇公所看电灯,去镇外田里打小鸟儿,还介绍自家的小黑狗给阿晖认识,玩得痛快之极。
阿晖本来木讷,原先亲戚邻居家的孩子都不愿和他玩,偏偏遇着这个连话也不会讲的阿荣哥哥,一点不嫌弃自己,还亲热得很,心里实在开心,什么都愿意同阿荣讲。
当然,两个小孩也只是简单地比划,具体说什么对方也不见得真的明白,但是,也正因为年纪小,时间一长,渐渐地,彼此的心思只是一个眼神,一个手势就能传达。
就这么呼呼地过了几个月,这天,阿荣和新弟弟还有隔壁街坊的小孩碰上头。
阿晖有些怕生,躲在惠荣后面不敢露头,反倒是阿荣将弟弟往前一推,手一指自己,再指指阿晖:这我弟弟!
那堆孩子大多和阿荣一个年纪,之前都一起玩过,不过如今上了学,玩的时候就少多了。
他们嘀嘀咕咕:“那个就是哑巴的弟弟。”
“什么弟弟啊,我娘说就是个拖油瓶,亲爹是打渔的,早死了。”
“不跟他们玩,哑巴也听不到。”
几个小孩说话都特别小声,说的时候还遮遮掩掩,其中个儿最高的是药店石老板的小儿子石展鸿,朝阿荣瞧瞧,边说边比划了几下:“不玩,念书。”说完就要走。
阿荣倒也惯了,这些人自从上学后好像功课就很忙,也不和自己玩了。不过,黑炭头比他们好玩多了,想着便要拉阿晖离开。不过一看阿晖黑脸膛上竟有丝忿色,立刻反应过来,那些混蛋定是说了坏话了。
他忙比划:他们说什么?
阿晖抿唇摇摇头,娘跟他说过,别去惹别家孩子。
阿荣更急,自己弟弟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呢?
他放开阿晖,转头就去追石展鸿几个小孩,阿晖也急,在后面拼命迈动短腿,却怎么也赶不上前面的哑巴哥哥。
别看阿荣长得女娃娃一样白净漂亮,跑起来风一样快,没多少时候就追到前面的孩子,他一把揪过石展鸿,怒目瞪去,嘴里也说不出话,就指着后面慢慢追来的阿晖,神情还真是挺凶狠。
几个小孩对阿荣似是有所忌讳,胆小的都开始陪笑脸。
石展鸿最近长了个子,已经比阿荣高了,这时候倒也鼓起勇气,大声说道:“不要和你玩,哑巴!”
他身后几个孩子听到“哑巴”两字都不自禁后退了几步。
原来,阿荣自小机灵,虽然没刻意学过,但是“哑巴”的口型记得明白,要是谁开口叫他“哑巴”,被他看到可不得了。所以,之前孩子说他哑巴时都还要遮遮掩掩。
阿晖气喘吁吁跑过来,年纪小,又内向老实,看哑巴哥哥给那么多人围着,吓得要命!
阿荣哥哥从来没这样生气过,看他白白的脸颊上漾了紅意,握在身边的小拳头捏得紧紧,还没等阿晖反应过来,一场小孩之间的混战已经开始。
阿晖张大了嘴——
阿荣哥哥好厉害! 
是的,镇上的小孩都知道,惠家的哑巴力气大,打架不要命,能不惹就不要惹。
但是哑巴也很会玩,弹弓打得好,可以打小鸟下来,而且手也巧,做的弹弓结实省力,只要不说他坏话,他待人也够朋友。
石展鸿虽然长了个子,还是不是对手,被打趴下,阿荣一脚踩在他背上,看着其他几个小孩,又招呼阿晖过来。
阿晖又兴奋又有些胆怯,不过兴奋明显占了上风,颠颠地跑过来,咧嘴朝着阿荣笑。
阿荣得意得很,他把阿晖的手拉出去,手掌向上,又示意另几个小孩。
小孩子们自有他们的结交方式,几个小孩都伸出手拍了阿晖的小手,击过掌,算是不打不相识,以后都是伙伴了。
阿荣这才让地上的石展鸿起来,轻蔑地向他比了个手势,小指伸出向下一指:没用,孬种!
石展鸿气得满脸通红,又打不过阿荣,挎着地上的小书包转身就走。
阿荣、阿晖和其他几个小孩玩兵捉强盗,到天黑才回家,阿晖跟在哥哥后面,乐得很。他第一次做兵哦,抓了一个比他个子还大的强盗!当然是在阿荣的帮忙下。
两个孩子到家,却看到药店老板娘——石展鸿的娘正在惠家门口大声哭喊:“你们那个死哑巴,你看看把我家小鸿打成什么样子!”样子有些夸张。
惠祥还在店里,阿桂在门口站着干搓手。
反而是被亲娘推着的石展鸿一脸尴尬,四处张望着觉得丢脸。
阿桂一眼看到远处走来的阿荣和阿晖,看两个孩子满头大汗、浑身脏污的样子,心里更急,难不成阿荣真的打别人?
“啊呀,你这个臭哑巴可回来了,你——”石展鸿的娘瞧见阿荣,马上扑过来。
阿荣见到她骂人的口型,眼里都快冒出火来了。
坏婆娘!
阿桂见哑巴儿子一副凶狠的神情,心里一惊,不过反应也快,忙挡在孩子前面拦住石老板娘: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都是孩子!”
“孩子怎么啦,哑巴就能打人啊!”
阿荣力气大得很,又要冲出去,阿桂根本拉不住他,正这个时候,惠祥赶回来,将一脸愤色的儿子抱起来,他最是心疼哑巴儿子,对这个谩骂的妇人恼得很,口气也不很好:“石大嫂,大家都是街坊,小孩打打架平常得很,若是打伤了我们赔,再说,我们阿荣不会说话,但是是个好孩子,我看别人欺负他在先也是有的!”
“你这什么话,我们展鸿多好一个孩子,能跟你们……”
这时,在一边不吭声的黑炭头阿晖突然说话了:“是他们骂哥哥,骂我,哥哥才打他们,我们已经和好了。他打不过哥哥,是这个。”说着还指向石展鸿,手中比了一个和阿荣一样的“孬种”的手势。
阿桂都惊呆了,自己的傻儿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胆大了?虽然口齿还不很清楚,但是事实交代得一清二楚哦!心里不由暗喜。而且阿荣虽然哑,可厉害的很呢!
石老板娘还要叫,自己儿子早就窘得挣开他手,撒腿就跑,她在后面叫:“你个没出息的,跑什么!”只好追过去。
石家母子走了,惠祥一家终于都进了家门,阿荣还是气忿忿,对着老爹比手势:那个坏婆娘要道歉!骂我!要道歉!
惠祥对这儿子也没办法,但是那个石老板娘是有名的泼妇,不用和他们一般计较。只好拿出阿荣最喜欢吃的糟鸡爪哄他。
阿桂则扯着儿子,严肃地交代:“死小子,以后不能跟别人打架,看你身上脏的!”她为人谨慎,心想虽然傻儿子变机灵些了,可也不能惯着他。
阿晖有些委屈,阿荣看了马上挣脱老爹,站在弟弟前面,对阿桂比划:不许骂弟弟。弟弟好!
阿桂都没法了,被惠祥拉到厨房做饭。
不过这件事远没有结束。



第二章
第二天,阿荣一个人到了石家药店,还带了家里的小板凳,端端正正在药店门口坐下,也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个铜锣,“咚锵,咚锵”敲起来。
经过的路人大多知道这个漂亮男孩是惠家的哑巴儿子,好奇地停下,有人还问:“小阿荣,怎么啦?”
阿荣比划着:他们欺负我!
他这时眉头微皱,一脸委屈,眼圈还红红的,旁人看着无不同情,渐渐人便多起来,对着药店指指点点:“哟,肯定是药店老板娘。”
“欺负人家一个小孩儿!”
“是哦!”
“咚锵咚锵”铜锣敲个不停,眼看着生意做不成,店里伙计出来要赶走阿荣,却见是个哑巴小孩,又是街坊邻居。
那石老板娘见街上那么多人围着,也没脸面出来,还是药店老板亲自出来劝哄,边说边打着几个简单的手势:“阿荣,你和我们展鸿是好朋友,我跟你爹也是好朋友,我和你也是好朋友,回家吧!”
阿荣脸一扭,手里铜锣又敲了一记。做了个鞠躬认错的姿势:要她道歉!不然我不走!
路人看热闹,街坊凑热闹,人越围越多,最后还是惠祥把自己儿子带走。
阿荣见老爹来了,也不反抗,乖乖离开,惠祥看着儿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你说这脾气长得像谁,自己和死去的老婆都是温厚老实人,偏偏阿荣别的都好说,要是谁说他哑巴,那是非要别人道歉不可。
好不容易安置好阿荣,让阿晖看好哥哥,他才返转店里,这会儿是生意最好的时候。
谁知他前脚走,后脚阿荣便带了板凳、铜锣向石家药店出发,这回还跟了弟弟阿晖。
两兄弟一起坐在药店门口,阿荣敲一记铜锣,阿晖就帮着喊一声:“老板娘骂人,赔礼道歉!”
路人一会儿又围过来,石家的生意算是别做了。
这出好剧一直上演了三天,最后,老板娘没法子,出来恨声恨气道歉:“以后再不敢说你了,祝你以后说话好比八哥鸟!”
这小镇上很少有人能为难石家的泼妇,更别提让她道歉了,结果惠家哑荣硬是逼她认了错。也算是一桩美谈,流传了很久。
直到多年以后,镇上人还说:“镇西惠家那哑巴儿子厉害啊!当年……”
经了这件事,李阿桂也对这个继子另眼相看,虽说不能说话,可精灵得很呢,不上学也太可惜了。
她和惠祥商量,再托人求情,看看能不能将阿荣送到学堂念书,认几个字也好。
惠祥长吁短叹,他何尝不想呢,他这个儿子,别人对他一分好,他定对别人十分好,但旁人若有半分得罪,也必会十倍讨回。
这次到石家药店守门还算好的,之前,镇东姜家的大儿子骂了他一句,又不肯道歉,他硬是晚上偷偷溜去将姜家后院的菜苗拔个精光。
再之前,后巷刘家的阿婶说了一句他故去的娘的恶话,刘家男丁旺盛,这孩子明里讨不了好,竟然就纵了自家的小黑狗去叼了刘家两只小鸡回来。
这从没有人教过他啊!
惠祥老实,虽然知道是自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