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子不语by轩辕悬(兄弟年下 受是哑巴 深情攻 温馨文)-第11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正这时,外面的雨下得急了,阿晖看向店外,却突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哥哥?
哥哥!
他也顾不得了,从板凳上跳起直冲向屋外,店老板在后面直叫:“没付钱呢!”
冬日的雨冰冰地打在脸上,远处,穿着单薄外衣的年轻人正在路边买粗粮烧饼。
看他身上的油布马甲,就知道是码头的苦力。
哥哥……阿晖握紧拳。
阿荣可不知道黑炭头在身后望见他,他二十天前搭船到凌河,谁知凌河也乱得很,何况他是哑巴,根本没织厂用他,本来想去找黑炭头,却也忍下了。
弟弟一个穷念书的,也难得很,自己没挣钱供他已经够丢脸了,难道还去投靠他么?
其实他心里更有层自己都不想深究的意思,来凌河之前,他很想看到黑炭头,可是来了之后,却又说不出有些怯怯。不是怕啦,反正就是怪怪的。
不过阿荣虽然不能讲话,力气却大,于是跟着一起来的同乡到码头做苦力,先呆下来再说。
他想攒点钱,吃得比较省,路边这个粗粮烧饼做得滋实有嚼劲,很能填肚子,他刚买了两大块,张嘴咬下一口,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他。
阿荣失了听觉,其他反应却快,随即手肘往后一顶——他以为是有人抢他的烧饼,前些日就见有人抢东西吃——可是顶了一半便觉得不对,身后人的味道好熟悉……
他回头看,竟然真的是黑炭头哦!
他立刻瞪眼:臭小子!人吓人会吓死人的!
可阿晖却难受得紧,两只手箍得更紧。
自己还吃很贵的阳春面,哥哥只能吃黑乎乎的烧饼,哥哥还做苦力,都瘦了好多!
街上仅有的几个行人都看着这两个在雨中相拥的年轻人,阿晖浑然不觉,他痴痴地看着哥哥,被阿荣在腰间狠捶了好几下,才反应过来,忙从他手里拿过烧饼说:“我吃。”
阿荣却也是怔怔,只觉得心跳有些快。明明是弟弟和哥哥相逢,可是自己却莫名其妙脸发烧,谁让黑炭头这么看自己!
手里的烧饼被拿走,他也没什么反应,被阿晖拉着进了小店坐下来,筷子递到他手里,他才转过神,看向还热滚滚的阳春面。
很好吃哦!他咽了口口水,却没吃,看向阿晖:你不吃吗?
“你快吃。”阿晖咬着很难吃的饼,心里更是酸酸的。
他又转头向老板说:“给加个鸡蛋。”
阿荣也着实抵受不了食物的诱惑,呼噜噜吃起来,不一会儿,老板加了个煎鸡蛋,葱香味扑面而来,他咬了一口,就夹到阿晖嘴边:你吃。
阿晖摇头,让他吃,阿荣却举着筷子不动。
阿晖看看他,再看看鸡蛋,在哥哥刚才咬过的地方再咬下去一口,一边咬一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阿荣,咬完还舔舔嘴唇。
阿荣本来没别的意思,但看着弟弟暧昧的动作和眼神,脸上一阵火烧,眼睛都不敢抬,急急忙忙收回鸡蛋,几口吃掉。
哼,死黑炭头,不给你吃,我一个人吃!
再一会儿,一碗面吃了个底朝天,阿荣满足地比了几下:面好吃!
阿晖问:“要不要再一碗?”其实他知道哥哥原本并不喜欢吃面条,这会儿定是饿急了。
阿荣忙摇头,比划手势:吃饱了,要上工,算工钱。
阿晖知道码头干满一天算一天的钱,哥哥肯定不愿意白干一个上午,于是说:“我帮你!”
两个人便一起回到码头,和阿荣一起来的工友都认识阿晖,打招呼:“大学生来了啊!”
阿晖点头示意,帮阿荣一起扛货箱,货物非常重,不过他劲儿大,健步如飞,搬得很麻利,干了一个下午,结算了工钱,虽然不多,却是是兄弟俩第一次一起挣钱,很是开心。
下了工,阿晖再不让哥哥继续干下去,坚持拉他回学校住。
阿荣却想回工友的临时住处:你自己回去,过两天我看你。
“跟我走。”阿晖拉他。
我不。阿荣坚持。
两人拉扯了一番,阿晖看哥哥抿唇坚持的样子,心里无来由一热,再忍不住,突地展臂将他抱起来……
你干嘛啊,死黑炭头,放我下来!
这时天已全黑,雨虽然停了,路上却没什么行人。
可是,可是这算什么嘛!
阿荣力气大,真的挣扎起来,阿晖站都站不住,但他却悄悄使坏,在哥哥屁股上掐了一把,阿荣顿时羞窘,不管不顾往阿晖肚上揍了一拳!
“嘭”一声,这拳用了真力。
阿晖痛得呲牙咧嘴,却硬是不放手,拼命搂着哥哥往前走。
阿荣当然不依,又是一拳揍过去,阿晖吃痛,两人便抱着在路上打起来,不一会儿就都翻在地上,刚下过雨,路上泥泞得很,彼此身上都弄了一身的烂泥。
狠狠打了一阵,两人都被对方揍了好几拳,阿荣的气也出了,便稍稍松了点劲儿,马上被阿晖压在地上。
这刻,仿佛只剩下紧紧贴着的两个人的呼吸声,阿晖一点也不觉得冷,反而一团火从心里燃遍全身,他既高兴又心疼,刚才在码头干活,几个工友告诉他,哥哥以为杨老板不资助他了,想要挣钱供他念书。自己真的很没用呢,只能让哥哥吃阳春面。
他轻轻摸摸阿荣的脸,指头若有似无地滑过脸颊。阿荣有些紧张,还有些口干,在对方粗指头滑过的瞬间,浑身都要颤起来一样,他隐约知道弟弟要干什么,但是……他想动却动不了。
阿晖慢慢捧起他的脸,嘴唇缓缓地靠近他的,触到的一瞬,不光是阿晖,阿荣的心突然紧缩,两手无意识地揪牢对方腰间的衣服。
那亲吻,起先还是轻轻的啜吸,后面却越来越用劲,越来越粗蛮,仿佛要将阿荣的所有都吸到自己身体里一样。
阿荣被吻得透不过气,他想说自己推开他就可以,要是被别人看到很丢人,好像不应该,黑炭头不是好东西,那里又硬起来……而且,自己也是。
因为很想弟弟吧,非常非常想的那种。
这时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,不知吻了多久的两人分开,阿晖调整呼吸拉着哥哥站起。
黑暗中,阿荣看不太清,只见弟弟嘴巴张张合合,他悄悄别过头,其实他知道黑炭头说什么。
会对自己好,喜欢自己。
他有些糊涂,又有些明白,更多是不想去多想。
阿晖浑身发热,紧紧拉着哥哥的手回学校。一路上,两人一句都没交流,但是手却始终没有分开,走了好久好久,到阿晖的学校已经半夜。



第七章
宿舍还有其他同学,见两人满脸瘀青、一身泥泞的狼狈样子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。
阿晖只为他们介绍:“这是我哥,耳朵不太方便。”其他都没提。不过是半夜,学生们睡觉都来不及也没多问。
阿荣本就爱干净,在路上走倒也顾不上,这会儿是浑身不舒坦,怎么都要擦个澡。阿晖早料到这情形,从箱子里取出干净衣物拿上钱,扯着他就走。
去哪里?
阿晖拉他一直出了校门,拐到路边里的澡堂子,没到十二点,澡堂还开着。不过浴池里水已经浑得很,但毕竟滚烫滚烫白雾缭绕,阿荣率先跳进去,洗个痛快。
阿晖跟在他后面跳进去,一边洗一边靠近哥哥。
阿荣正郁闷着洗一个澡可以吃两碗面,阿晖已经在背后替他默默擦背。
浴池里没几个人了,加上雾气重,咫尺的距离都看不清楚。
阿荣心跳“霍霍”,但是阿晖一直规规矩矩擦背,并没什么小动作,他才慢慢松懈心神,黑炭头不至于那样胆大嘛……
谁知道他刚这么想,阿晖的手指已经按入他后处密缝,再接着整个人都被对方抱住。阿晖下处硬硬抵在他的屁股上。
阿荣紧紧抓住箍着自己腰的粗胳膊,却只是抓着,并没推拒,他想,自己反正也硬不了心肠拒绝,而且也不是没做过,晚上还亲嘴……
这种不抗拒的态度看在阿晖眼里,简直欣喜若狂。
他手指悄悄转动,探进,扩张,在水里,这些都变得容易多了。只是水温高,烫烫的水灌到阿荣后处,感觉竟是那般羞人,夹杂几分耻辱,说不出的滋味。
阿晖早就迫不及待,后穴渐已扩开,他再往四周看去,浴汤里再没人,池上面搓背的正呼呼大睡。
是不该在这么个地方做,可是越觉得危险,就越心痒难熬,下处更是跃跃欲试。
他轻轻啜吻哥哥的颈项,手指伸到前面揉捏乳珠,阿荣闭住眼,手撑在浴池壁上,全身都禁不住微微颤起来。
阿晖一手握住哥哥的腰,另一手对准,猛一用力,插入那瞬间,他便听到从阿荣嘴里吐出的极轻微的呻吟。
那细细的吟声就像挠在心坎上,阿晖血直冲向脑际,抑住喘声,狠狠抽插起来,虽然动作不是很大,力道却是不小,两人身边的水一圈圈荡漾开去……
被侵犯的阿荣有一瞬觉得软弱,被这么欺负,怎么能这么被欺负?
可是事情已经是这样,那最隐秘的地方,被黑炭头进去,自己的脚也站不稳,似乎整个人都挂在他两臂之间。
浴池里热雾弥漫,但他就是能够分辨出喷到自己背上的那些热气是黑炭头的。
他能感觉到弟弟的心跳,甚至能感到身体里对方那根的每条青筋……
只是,看不到黑炭头,他越来越用力——
啊——
手撑不住了,想面对面看到他。
阿晖当然听到那声崩出的吟声,便似知道阿荣想什么,将他翻转过来,抱住他的头,阿荣慢慢张开眼,睫毛上沾了水滴,不知是热气所凝还是泪水,他嘴唇颤动,让阿晖有错觉,他会叫他的名字。
哥哥在叫我吧。
哥哥在叫我吧。
阿晖猛地擒住他的唇,拉着他一起潜到池水里。在水中,再次进入,穿透……
两人都透不过气时,才冒出来,但是下处的动作仍在进行,面对面的姿势,阿荣没有地方着力,只能紧紧搂住弟弟的脖子,水下,两条腿几乎被翻折着,阿晖捧着他的腰臀,不断刺入。
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发出。
阿荣在弟弟结实的肚子上打了一拳,却没用什么劲儿,他懒懒地动都不想动。
反正有黑炭头呢。
“你们闹够没?以为是河里呢,瞎闹腾!”搓背的总算醒了,只以为两人吵闹,吆喝了一声。
阿晖吐吐舌头,扶起哥哥上了池边。不过阿荣听不到,浑不在意,只是腿有些发软,步履不稳。
两人离开水池,各自拿了清水给彼此冲洗,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