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浪漫一生又何妨-第4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格。但大老板回来后会做怎样的调整?大家喜孜孜的大做美梦又是什么道理?这她可就不懂了。中午与纪允恒吃饭时,她问他:“你见过负责人吗?” 

  “没有。他是大人物,不接见我们这种平凡人。”他耸眉。 

  “那么美国那边的管理风格如何?”她又问。 

  纪允恒从沙拉堆中抬起头,了然的看她。 

  “我就知道你担心还个。放心,那老头比这老头更加知人善任。大老板没有邵家老二那么平实严肃。要记住!‘飞扬’是他一个人先打下的基础,没有一点冒险与精锐的判断,是无法立足于瞬息万变的商场的。没有一点强悍与狡猾,是很容易才冒出一个头就被他人吃掉。所以我的看法是,大老板回来比较好,再来一次革新。” 

  她拿面纸给他擦脸。瞧他像小孩子似的,吃得满脸沙拉!经理的形象全给他破坏殆尽,幸好他卓绝的能力早已使人信服。 

  由于他每天会来骚扰她、与她聊天。如果愈排斥他,他会更故意的粘上来。她会失败的原因是,他不会怕没有形象,而这点却是她最忌讳的。妥协的结果是每天陪他吃中饭,偶尔一同到纪娥嵋的工作室煮晚饭。见他母子俩狼吞虎咽的样子,好像她没去,他们都会没得吃一样。三天两头就会在纪允恒乞怜贪吃的眼光下,心软的过去煮一顿饭;反正别人已将他们视成了一对,她要再撇清关系也是无济于事。 

  况且,自她出社会以来,她真的没有什么知心朋友。称得上的,就只有纪家母子了。他们是真心的对她好,没有心机、没有陷害。就除了纪允恒这个老牛皮糖爱粘人外,好像也没什么是不能忍受的了。 

  “真不晓得大家高兴个什么劲!大老板又岂是人人可以见?邵平远我也只不过见过四次,还是每年尾牙时,远远才看那么一眼。大老板难道会天天到各楼层闲磕牙吗?”席凉秋不以为然的说着。 

  “众人皆醉你独醒呀,凉秋。我好高兴你对我忠贞不二。”纪允恒握住她的手,很嗯心的说着。 

  “少不正经了,我只是不爱做白日梦而已。”她抽回手,警告的瞪他。 

  “你伤了我的心。”他更夸张的做出“西子捧心”状,扮着一张鬼脸,将席凉秋逗笑了;这个顽皮鬼!一辈子没烦恼似的。做人如此,也挺好的。但——在他嬉闹的表面下,到底想些什么?真的没有烦心的事吗? 

  她甩开心中闪现的疑问探索。不该想这些的,他当然开心快乐,从没有什么事足以对他造成威胁。轻轻松松考上T大,顺顺利利进入“飞扬”,又快速晋升。这样的一帆风顺,如果还有烦恼,那别人岂不是可以不必活了! 

  自从纪允恒回来后,席凉秋几乎天天被迫不能加班。今天得以留下来是因为那家伙约谈一个重要客户去了,明天又是每半个月一次的业绩会议。她喜欢事先做好条理分明的重点报告,于是在组员一一下班后,独自留在七楼。至于那个事事爱与她比较的朱必如,今天并没有留下来,因为明天大老板正式到公司视察,她自动申请要到大门口列队欢迎。真是无聊透顶!丢死人的事她还当宝贝事办。她今晚到精品屋找衣服去了,搁下席凉秋一人倒也乐得清静。 

  从楼下巷子中包了一个饭盒就要上楼,却看见一个不曾见过的中年男子站在接待处前,而来接班的接待小姐正巧还在包饭没有回来。那男子手提公事包好像是来洽商的。她走近中年男子身旁问:“先生找人吗?” 

  中年男子转身看她,吓了凉秋一跳。不是因为他的俊挺成熟,也不是因为他的威仪天生;他说不上老,背影看来有四十上下的年纪,正面一看他却有一张不显老的面孔。不能说是娃娃脸,他的成熟面孔很迷人,几条分布在眼尾、额头的浅纹更添了几分男人味,而——这男人在对她微笑,这种阳光一般的笑脸是很迷人的,可是这笑脸与纪允恒竟是一模一样。基本上,两人只有三分相似,身高、背影也雷同,只不过气质不同而已;但他身上有强烈的“纪允恒”味道。在他笑时就是给席凉秋这种感觉,但一旦收起笑容来就不像了,只让人感到威严天生。 

  “允恒——”她不知道自己叫了出来。 

  男子左眉一挑——又是一个纪允恒的动作。可是他挑起眉时却让人很有压迫感。 

  “小姐认得纪允恒?”声音是低沉有力的。 

  “呢——是的,您找他吗?他已经和客户出去了。也许你明天再来会好些。现在已经下班了,公司内没几个人。”虽然这人应该不是坏人,可是让一个陌生人在空荡荡的大楼跑来跑去可也不妥。 

  中年男子显然也没有什么兴致上去。不知她说了什么引得他起了好奇心。 

  “来,这边坐。”他很随意的说着,便迳自走向接待普通客户的会客室去。话语中有令人不能抗拒的威力。 

  席凉秋想到自己饿了的肚子以及七楼尚未完成的工作,实在不想与陌生人穷耗。可是他不走,她可也放不下心,到底他是外人哪。她只好放下便当,在茶水间倒了两杯茶到会客室。 

  “你是他的客户吗?”她问。 

  “不!我是他母亲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。太多年没有回国了,朋友难找呀!”陌生人落寞的笑语中有一丝追念,双眼幽黑不见底。 

  “是纪阿姨的朋友呀!”她问。算算年纪是有可能,可是纪娥媚永远不与男人有任何牵扯,那里会有什么异性朋友呢? 

  “你也认得纪娥媚?”看他倾身专注的样子,似乎正有一肚子疑问。 

  “也许你应该自己去找她。”她不爱在他人背后谈论别人。 

  “我当然会去找她。”他淡淡的说着,他手中当然握有一切切身于她的资料。 

  “允恒认识你吗?先生贵姓?”听他的口气好像忿忿有仇似的,席凉秋心中有些惴惴不安。 

  “他不知道——也许他知道。不过我们未曾见过面。放心——”他笑着看她。 

  “我不是特地回来害他的,怎么?担心男朋友呀!小姐,名字?” 

  她很疑惑的看他。 

  “我只是他的朋友,我叫席凉秋。我想,允恒已经大到不需要继父了。而纪阿姨也没有嫁人的打算,你不妨放弃打扰他们的念头。”目前她只能假设这男人对纪娥媚有企图。 

 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,起身道:“再见了,席小姐。” 

  希望不要再见!她没有说出声,不过心中是这么叫的。她心中有个预感,这个男人——必定会在纪家母子身上引起狂涛骇浪,平静的日子已经过完了——而这到底是好,还是坏呢?她担心不已。 

  哦!老天,她的头好痛!昨天加班回去后,给老妈埋伏个正着,竟然抓去相亲了,害她被吓得失眠大半夜,恶梦侵占她其余两小时的睡眠,还有几个小时的冗长会议要开,她怎么熬得过去?又是一大早的事,让她丝毫没时间休息。 

  “席小姐不舒服吗?”坐在她对面的中部主任王振文递过来关心的问候。 

  身体不适向来会使脸色灰败如死人,她只能微微苦笑。“有点头疼,听说你这组是这半个月来业绩冠军,恭喜。” 

  “偶一为之,不像你呈稳定成长,永远是前三名。同期同事中,就属你最出色,外表内在全部都好,让我们这些平庸之辈,相形见绌。”王振文眼中的笑意非常温柔。 

  席凉秋心中轻轻一颤。一直以来,他们各分中、北部,没什么机会联络感情,他是个含蓄的人,即使有心追求,表面看来也像似有若无——也不是多讨厌他,只是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太陌生,不如该如何对待才好,所以以前她一直与他保持礼貌上的寒暄。也许是她的冷漠,使得有心追求的男士裹足不前。 

  或是她对爱情的幻想太多,才会对这种温吞感到推拒,阻止有心人更进一步试探;可是,纪允恒那样霸道激进的追求法却又吓着了她。 

  她是个渴望浪漫爱情的女人,可是,天生的拘谨又使得她变得小心翼翼,无法大方得起来,无法坦然将有心男子的约会,以男女朋友之情对待。 

  至于强硬介入她生命中七年多的纪允恒,总是霸道又玩世不恭,他深不可测的心思,对席凉秋而言是个不见底的黑洞,是真?是假?是捉弄?不!到今天为止她依然看不清他的心。要说他不是认真的,为什么又会死缠她七年?爱情长跑也没这种锲而不舍的耐心。说他认真的嘛!为什么除了嬉笑戏讳外,从没见过他一刻真心?她真的不懂,也有些怕——推门而入的纪允恒,使有些吵杂的会议室立即陷入肃然无声的状态。 

  很奇怪,为什么每次有他出现的场合,喧闹就会有暂时的停顿?他是有史以来最没有形象的主管,那一张开朗明亮的娃娃笑容面孔,是业务部的金字招牌,人人喜爱,相当可爱,又从不端架子。为什么人们见了他会有那种反应?席凉秋总是迷惑。 

  无法否认的是,他身上有一股凛然的威仪足以震慑人心。当他板上面孔时,漂亮的娃娃脸会消失,令人感觉不到那份稚气,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凌厉无比的眼,饱含精光内敛,让人忽视不得。只要被这一双眼盯着的人,那里还有空打量到他过份好看的面孔?基本上,他有两个面孔,但他却永远只拿无威胁性的那一张面对她,而另一个面孔是碰不得的——唉,她不了解他,真的不了解——有必要去探索吗? 

  没必要吧——他总是在她身边的椅子坐下。她不喜欢这样,然而却又无可奈何。 

  纪允恒有一八O的身高,基本上就会对席凉秋造成威胁与压迫,会使她心神不定,情绪紧张;每当他靠她那么近时,她就会这样。如果还有机会,她会力荐公司派他到西伯利亚,最好十年二十年的不要回来,干脆老死在那边算了,免得对她造成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