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德哈德:secrets51-55-第6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Draco嗤笑起来,但他吻了吻Harry的太阳穴才说话。“是,Harry,”他懒洋洋的说。“你升级了。”

“升级?”Harry喊道,畏缩一下,后悔他自己的大喊。安静很好。

Severus和Remus关心的看着他,但没有多说。Draco咬紧牙,但也放过了它。

“是,你升级了,”Draco接着说。“以前,你是每个人的希望。现在,你证明了他们把他们的信任放到你身上是对的。你让每个人都拜倒在你脚下,弯腰服从救世主。”

Harry在Draco怀里转过身,惊恐的盯着他。“你在开玩笑,对吗?”他充满希望的问。

Draco摇摇头,非常愉快。“这其实是好事,Harry,”他懒洋洋的说。“这是说你可以照你愿意的把四个邪恶的食死徒放回社会。”

Harry惊惶失措的皱着眉。“你不邪恶,”他反对。“而且你们应该被赦免,因为你们应得这个,为了你们做的所有事,不是因为我是个见鬼的救世主。如果你们因为我而自由,那Merlin知道我变成邪恶化身的时候你们会怎么样。”

Draco难以置信的盯着他。“邪恶化身?”他重复,“你?”

“我现在也许是个见鬼的救世主,但不会一直如此,”Harry反驳。“给所有人几天时间,有人会想把我拖到Azkaban,因为我是个杀人犯,对其他人是威胁。有人会想把我送到圣芒戈因为我肯定疯了才会支持四个食死徒。”

“Harry,”Remus插嘴。“你会一直拥有很多忠诚的支持者。是,会有些人反对你,但因为你做的好事,你拥有大部分人的支持。你给了每个人重新生活的自由,他们不会当作理所当然。”

他们都抬眼看着厚厚的门打开了。

“早餐,”Tonks快活的说。

Harry忍不住笑了。“你什么时候变成家养小精灵的?”

“自从我最爱的英雄男孩决定把自己变成囚犯起,”她反击,厚颜无耻的对Draco笑着。“还有,当然,我最亲爱的表弟。”

她转身面对Remus和Severus,摇摇头。她把早餐盘漂浮到床上后,手叉在腰上。“但我不得不想知道我是不是该让Remus烂在这儿。为了哦这么迷人的Snape抛弃我。”

Harry啪的一手捂住嘴,睁大眼睛。Draco在他耳边轻声窃笑起来。“我想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她。”他低声说。

“我推测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了?”Harry问。

“是,而且只要Lupin在这儿,她每次来的时候都毫不留情的取笑他,”Draco回答。“她很聪明,不直接攻击Severus,他就和她一样享受看着Lupin尴尬不安。”

门还开着,Kingsley推着Pomfrey夫人进了房间。

“更多家访?”Harry挖苦的问。

Kingsley只是微笑。“等她检查好你,你可以吃早餐。”

Pomfrey夫人不赞同的看着拥挤的房间。“今年你到Hogwarts的时候,别以为你会逃过,Potter先生,”她严厉的说。“等你受伤的时候,你要留在医疗翼直到我相信你适合离开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受伤?”Harry抗议。

他从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那儿收到尖锐的目光,他屈服了,让Pomfrey检查他。当她完成刺他戳他之后,她勉强对Kingsley点点头,离开了。

Harry警惕的看着她。“这是干吗?”他问。

“违背她更好的判断,她声明你今天可以忍受出庭,”Kingsley说。

Harry眨眼看着他,“我出庭?”

“你可能也要,”Draco嘟哝。“是你为我们辩护,比别人都多。”

“Harry,你对魔法部的审判过程了解多少?”Kingsley问。

Harry皱眉回想着。“嗯,我不觉得我的审判完全正式。我可能是唯一因为未成年而使用魔法受到全法庭审判的人,”他说。他盯着地板而没有发现越过他头顶交换的目光。

“我看过以前的几次食死徒审判,但,”他了解的抬头看着Kingsley,“被告直到判决完成才被带进来。他们的整个审判过程我都会在那儿,但他们只在宣判的时候才来。他们真的不能替自己辩护。”

“你怎么会见过食死徒审判?”Remus问。

Harry小心的看了一眼Severus。“四年级邓不利多的冥想盆,”他承认。“我想他是故意留给我的。”

“而五年级……”Severus停下了。

Harry点点头。“不是故意的,但它在那儿,而Draco喊你然后……对不起,”他悲惨的说。

“过去了,”Severus说。

“你们俩又在神秘对话了,”Draco激怒的说。“我不指望你们谁会告诉我我是怎么搅进这个故事的?”

“其实,”Harry皱眉回忆。“是你发现Montague在消失柜里的时候。你跑来告诉Snape。”

“而我们杰出的Potter先生给自己找了很多麻烦,”Severus干巴巴的说。

“是,”Harry同意,叹口气。如果他不去看Severus的冥想盆,他会继续上大脑封闭术的课。但是,他知道无论如何他和Severus也学不到什么。Sirius的死是太多因素导致的。

“不是你的错,Harry,”Severus说,明白Harry想到了什么地方。

Harry耸耸肩。“我知道,”他悲哀的承认。“是伏地魔,但我们都可以做更好的选择。”

Severus点头同意。Remus带着一丝猜疑的看着他们,但其他人都茫然的盯着他们。

“这对话和食死徒的审判有关系吗?”Tonks好奇的问。

Harry开始摇头,但随后询问的看着Severus。“魔法部知道Narcissa参与了吗?”他问。

“我相信没有,”Severus说。“Albus从不相信有必要让魔法部知道所有事,”他干巴巴的补充。

“那么,她究竟为什么受审?”Harry问。

“只因为是个食死徒,”Kingsley说。“魔法部没有详细的罪行可以控告她。”

他对Draco点点头。“Draco被控成为食死徒,试图谋杀和带领食死徒进入Hogwarts。”

“试图谋杀谁?”Harry问,想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Katie和Ron。

Kingsley眨眨眼。“邓不利多,”他说,猜疑的盯着他和Draco。

“哦,对,这不错,那么,”Harry说,再次飞快开口。“Lucius呢?”

“Lucius真的相当幸运,”Kingwsley承认。“他之前已经因为他的食死徒身份和闯入魔法部被宣判过。他服刑的时间给了他相当空白的罪名。神秘人最猖獗的时期他坐在Azkaban的囚室里。”

“所以,他到底被控什么,那么?”Harry问。

“他唯一的新指控是从Azkaban越狱,”Kingsley说,敏锐的看了Harry一眼。

Harry无辜的微笑着。“我想我得告诉他们斯克林杰是怎么为我释放了他,捏造他的死亡,那么,不是吗?”

“我相信对你来说是好事,他们不会要巫师世界的救世主喝吐真剂,”Kingsley扬起一边嘴角说。

Harry的微笑落下了。“他们不会给任何人喝吐真剂,是吗?”他紧张的问。

“不会,”Severus回答。“吐真剂很少被用在魔法部审判中,因为它最好是用在没有怀疑或是病人身上。”

Harry知道,实际上,他曾经见过的任何一次审判都没有用吐真剂。这让他嘴里有股苦涩味道,知道如果用了的话,Sirius永远不会被送到Azkaban。

魔法部的审判有很多东西值得考虑。一切都取决于巫师法庭和现任部长的判断。简单的听证,多数投票,和部长的裁决。

Harry厌恶整个过程,即使考虑到这个体系对他有利。

“魔法部真是个笑话,”他低声说。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愿管它?”Kingsley干巴巴的问。

“嗯,我希望你留下,”Harry说。“至少你诚实,也愿意努力帮助每个人。”

“诚实?我?”Kingsley打趣的问,挑起眉毛。“这个掩盖Azkaban逃犯历史的人?这个正在被救世主带坏的人?”

“我没带坏你,”Harry在其他人的笑声中抗议。

“想想甚至没必要让Lucius教你这些,”Severus顺利的接口。

Harry张嘴想反驳这指控,但不确定该怎么做。

“你,亲爱的Harry,是个操纵人的大师,”Draco拖长声音说。“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。”

“我只是在努力做正确的事,”Harry顽固的说。

“正是这点允许你能逍遥法外,而不和普通人一样。”Remus温和的指出。

“那个,还有他杀死黑魔王的事,”Draco补充,假笑着。

“堕落,Harry,”Tonks愉快的说。“你肯定是少有的为了做好事而不是个人利益堕落的人。”

Harry不安的扭动着。“我不是真的完全无私,”他承认。

“Harry,你把我们从神秘人手里救出来,希望收到什么回报?”Kingsley突然问。

Harry警惕的抬眼看他,突然间看到了勋章和领奖致词。“我什么也不想要,”他说。

“只要你的男朋友和你的家庭?”Kingsley建议。

“呃,是,”Harry温柔的说。

“作为部长,我不会反对做正确的事,努力给他们应得的赦免,”Kingsley静静的说。“这和给你你真正想要的并不矛盾。你有所有权利要求更多,而不止是和你的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权利和正义被维护。”

Harry咬着嘴唇,困扰着他看来对每个人都有很大影响。这真叫人胆战心惊。它不会阻止他得到Severus和Malfoy家应得的赦免,但它还是困扰。

他看着Draco。“你不害怕我不知何故搞砸了吗?你整个未来都依赖这个。”

“有你在我这边?不,我一点也不害怕,”Draco严肃的回答。

········

Harry走在魔法部的走廊上,Kingsley和Tonks在他两侧保护他。他努力不要畏缩于所有噪音。

“如果不是今天,你就得等到星期一,”Tonks同情的说。

Harry点点头。他不想周末等在一间关押房间里。他可以忍受头疼。但所有那些看到他的人的注意力,真是非常讨厌。

他被提醒了他第一次去破釜酒吧。那是伏地魔消失十年后,而Harry是个瘦仃仃的十一岁孩子。然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