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蝙蝠 下by风弄-第21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他只知道,他这份真气虽然渺小,却可以融入到最强大的力量中。 

屏息的寂静中,一声大吼蓦然爆发。『开!』 

澎湃的真气,如洪水般涌入天极和地极的双掌,加上他们两人的真气,冲向那块将他们与白少情隔绝的断龙石。 

『轰!』石粉飞散,一片烟雾弥漫。 

使出十成十掌力的众人,个个大汗淋漓,胸膛剧烈起伏,宛如虚脱似的。但他们的眼睛,却紧紧盯着飞尘逐渐散开的通道。 

烟雾散去一半,被轰掉小半的断龙石出现在眼前,一个小小的开口出现在人们面前。 

大家惊喜地对看一眼。个头最小的黄金镖道:『让我看看能不能爬进去。』 

他将身子挤入那因为断龙石缺了一块而露出的开口,不一会就消失在小洞里。 

但不一会,他的脚又从洞口出现了。 

天毒抓住他的脚踝,把他从洞里小心的拖出来,焦急的问:『怎样?』 

每个人的眼里,都怀着同样的疑问看着他。 

『钻不进去。里面还有一块……不,是不知道还有多少块断龙石。』黄金镖的脸色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 

他们终于知道,为什么刚刚听见的,是一连串的轰隆。 

他们终于知道,那抹白的如云的身影,已被深深封闭在这个地宫之中。 

白少情就站在石室入口,听着隆隆的巨响,一块接一块巨大的断龙石从高处坠下。 

整个小小的石室都在震动,仿佛随时会倒塌。 

白少情闭着眼睛,脸上呈现奇妙的笑容,似乎那轰轰隆隆的声音,不但于他无碍,而且悦耳的很。 

轰隆声渐小,震动也停住了,白少情才转身,走回封龙面前。 

封龙脸色苍白。他的伤还未好,他的威势却仍在,就好像他的笑,总是没有人可以动摇里面的自信,动摇里面让人恨到不行的从容淡泊。e P#z;U 
H#i7V 

似醉还醒的眼睛,看着白少情转身离去,又看着那道优雅的身影缓缓回到面前。封龙的眼眸内竟没有丝毫激动,不知他真的如此笃定,还是把一切都藏的太深了?深的让人永远也看不出里面藏着的,铺天盖地的情火。 

小蝙蝠儿。 

他的小蝙蝠儿。 

他殚精竭虑,用尽心血,小心翼翼放飞的蝙蝠儿。 

他不遗余力捧上宝座,却在最后一刻,狠不下心肠,舍不得让他飞离掌心的蝙蝠儿。 

他一生叱咤风云,另出如山,杀伐果断,战无不胜;却也有心痛心挂,无可奈何的一天。 

情,情为何物? 

到底为何? 

白少情插剑回鞘,居高临下,凝视着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人。 

『情,不过是这么痛快淋漓的一剑。』 

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从白少情唇边绽放。 

他笑得太美,美得连封龙也要情不自禁地心碎,美得连九重的横天逆日功也无法消解。 

封龙看他缓缓靠近,冰冷滑腻的颊,贴上自己的脸。 

甜的唇,将气息吐入自己的唇中。 

『我没有求你留下。』他贪婪地抱住这只小蝙蝠。『我再也不会开口求你。』 

『我知道。』 

粗糙的大掌,按上白少情柔韧的腰肢。封龙沉声道:『如今我有伤在身,迫你不得,又没有能要挟你的东西,你要是不愿意,大可以推开我。』 

白少情颈项被狠狠吻着,难耐地后仰。『怎会没有能要挟我的东西?只有你,才知道出去的机关。』他眉蹙得那么紧,却依然骄傲而秀气。藏在傲气中的媚眼如丝,如强大的漩涡,把欲望活活擦燃。 

脊梁紧贴的胸膛火一样灼热,似乎快要燃起来一样。 

那是封龙。 

只有封龙,才会藏着这么让人受不了的热,才会让他受不了地也要跟着燃烧起来。 

连这石室中的空气,也要烧红起来,烧出满室带着汗味和低喘的旖旎。 

封龙的掌也是热的,仿佛横天逆日功第九重尽蓄在他的掌心中。粗糙的掌心摩挲着,从脚踝慢慢上移。火焰,随着他的掌,在白少情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上蔓延。 

『呜!』 

最敏感的地方也不能幸免。当火焰席卷而至,似蓦然遭袭般的低声呻吟逸出薄薄的唇,灵魂宛如被一根坚韧的钢丝猛然一抽,抽离了身体,惊惶不安地漂浮到高处,俯瞰眼底下的一片媚色。 

但这身子,仍被牢牢控制在他人手中。 

『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出去的机关?』封龙的声音飘忽无常,让人捉摸不定,似在很远的天边,却让人能清楚听见他低沉的笑声。 

白少情挣扎着回头,弯出优美弧度的颈项上青紫斑驳,密密布着汗珠。 

氤氲的眸中,映出封龙的笑容。 

他伤的那么重,他的脸那么苍白,云淡风清的笑容中,怎么可以满是自信、自得? 

他笑得让白少情失了魂魄,笑得让白少情暗自心悸。若以后都看不见这张刚毅的脸,看不见这让人咬牙切齿的笑容,将是何等如在地狱般的煎熬? 

魂魄已消散,身躯已焚尽,仿佛眸中,只留下了封龙这个淡淡笑容。 

仿佛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真的看清楚封龙的笑容。这一个淡淡的笑容后,深深的,苦涩的,欲言又止的渴望。 

白少情盯着看,不放过封龙脸上任何一丝表情,越集中目力,那笑仿佛飘的越远。 

噬吻从颈项转战至圆润洁白的肩膀,如暴雨狂风,铺天盖地。 

熟悉的眼耳鼻口,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被烫热舌头舔吮的感觉,似在百年之前,已烙了印。 

白少情叹。叹也无济于事。心碎了,身子也快化了,势如燎原下,热辣辣的痛楚和火热,冲进身体来。 

被骤然充实的感觉很痛,痛得白少情几乎蜷缩起来。 

狂热的痛席卷至每一个毛孔,白少情紧锁着眉,紧咬的唇边却逸出一丝安心。 

在他身后的是封龙,紧紧搂着他,狠狠吻着他。拥有他的,是封龙。 

顶天立地,不可一世,江湖上唯一的封龙。 

这样的人,怎会把自己藏在一个没有出路的石室里呢? 



尾声 

正义教已烟消云散。 

江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他们失去了与封龙决斗的盟主。 

那颗短暂的流星有最绚烂的光芒,成为了永恒的神话。 

他留下的,是沉默、坚强的背影;是马上一骑遥行的潇洒;是少林寺外,蒙寂峰侧,那一抹天外的白。 

是不畏生死,走进黑暗的勇毅。 

是不惧横天逆日功,昂然前行的果断。 

他留下的,是江湖的力量。 

『少情,你知道吗?正义教,本来就是为了正义而生的。』 

『而正义,却只永远属于江湖。』 

『江湖永远不可以只属于一个人。它不像你和我,我可以属于你;而你,可以属于我。』 

『别再说江湖了。蝙蝠儿,我的小蝙蝠儿,我给你说一个故事,一个情为何物的故事。来,我们到床上细细说……』 

情。 

情为何物? 

白少情,那个永恒的神话,那个用淡漠的表情魅惑了武林的人。 

用他的剑,击亮铁索的火星。 

他说—— 

情,不过是这么痛快淋漓的一剑。 

不过是, 

这么痛快淋漓的一剑。 





全文完 







番外:夜半无人私语时 

夜半。 

『你又在摸这伤疤……每当你碰这个伤疤,我就不禁想到三尺刀。』 

『三尺刀,确实是横天逆日功的克星。』 

『但你不知道,当我知道插进我腰间的是三尺刀时,心里却欣慰的很。』 

『因为就在那个时候,我明白了一件事。』 

『我明白了,蝙蝠是关不住的。你关着他,他就会昏头昏脑地往墙上撞,直到头破血流。』 

『当我明白过来后,我就下了一个决定。』 

『我要冒一个险,一个很大很大的险。一个也许到了最后,自己也无法控制的险。』 

『这虽然是一个很大很大的,也许我无法控制的冒险;但它却有一个必定的结果。那就是,从此整个武林,再没有人敢欺凌你。』 

『正义会回归武林;而你,会成为高高在上的传说。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。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活的很好、很好。』 

『这一切,只要你愿意。』 

『我?』 

『你何必问我的退路?若没了你,我又何必再要退路?』 

无人…… 

『江湖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。』 

『我们的祖辈,四大家族里最杰出的人,希望把它变得更令人向往。』 

『可惜,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,欲速则不达。』 

『就连天下第一奇功,也被染上了污名。』 

『其实横天逆日功,原本是正义的武功。』 

『武功是不分正义邪恶的。只是……你下次再蒙面出去维护正义时,只可使用横天逆日功的内力,不可使用它的招式。江湖中,毕竟还有认识它的人。』 

『不过你今晚是去不成了。』 

『你今晚会腰都直不起来,哪里还有余力出去维护正义?』 

『……』 

『我知道你的横天逆日功已经练到七重。但你知道九重横天逆日功的意思吗?』 

『九重横天逆日功的意思,就是无论你怎么反抗,今晚腰还是会直不起来。』 

私语……时…… 

『蝙蝠儿,小蝙蝠儿,听我为你说一个故事。』 

『当然还是情为何物的故事,这个故事,说一千遍也说不腻。我知道,你也听不腻这个故事。』 

『……当然,说故事的时候,还是要先上床,让我细细地与你说……』 







后记 

汗,终于到了写后记的时候。《蝙蝠》挣扎了很久,总算可以出来见见天日。 

文中不断有人问,情为何物,不断有人回答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回答。 

我倒当真希望,情,真的可以是痛快淋漓的一剑。 

手起剑落,一往无前,不要犹豫。 

弄宝宝好累,人疲倦的时候,往往连心也会疲倦。 

希望大家看了这个故事之后,会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。 

这是每个作者,对每个读者,都怀着的希望吧…… 

文中白少情和封龙都是喜欢看戏的人,他们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