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惊险的浪漫等12部短篇-第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他靠近她,“我会证明这不是一场把戏。我要走了——为了你。为了你我要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而不是现在这种令人厌恶的家伙。” 
  他突然拥紧了她,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。接着他放开她,站在一边。 
  “再见。我是个可耻的家伙——一直是。但是我发誓现在一切都将改变。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你爱看报上的人事广告吗?每年的今天,你都会在那一栏里看到来自我的祝福,告诉你我记得这一切并在努力履行诺言。那时你会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还有一件事,我没从你那儿拿任何东西,而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个。”他从手指上除下一个简单的金指环,“这曾经是我母亲的。我希望你能留着它。再见。” 
  乔治·帕金顿回来得很早。他发现他妻子神情恍惚地盯着火炉中的火焰。她温和地与他说话,却显得心不在焉。 
  “听我说,玛丽亚,”他突然冒出一句,“还记得那个女孩吗?” 
  “怎么了,亲爱的?” 
  “我——我从没有想让你难过,你知道。对于她,其实没什么。” 
  “我知道,是我太傻了。如果这能让你快乐,想和她在一起就在一起好了。” 
  毫无疑问,这些话应该让乔治·帕金顿喜上眉梢才对。奇怪的是,他却感到很懊恼。当你的妻子鼓励你这么做的时候,带一个女孩出去玩还能有什么乐趣呢,该死的,这不是那么回事儿!所有那些,做一个快活的小子,玩出火的男子汉的感觉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乔治·帕金顿突然感到很疲倦,而且自己账上的钱也少了不少。那女孩是个精明的小家伙。 
  “要是你喜欢的话,咱们一起去度假怎么样,玛丽亚?”他试探着问道。 
  “噢,不用管我。我很快乐” 
  “但是我想带你去。咱们可以去里维埃拉。” 
  帕金顿太太的微笑显得可望而不可及。 
  可怜的老乔治。她喜欢他。他是那样一个让人怜爱的 
  老家伙。在他的生命中没有她所有的那种秘密的光彩。她的微笑更加温柔了。 
  “那可真是太棒了,亲爱的。”她说。 
  帕克·派恩先生正与莱蒙小姐说话:“娱乐费用?” 
  “一百零二英镑十四先令六便士。”莱蒙小姐说。 
  门被推开了,克劳德·勒特雷尔走了进来。他看上去闷闷不乐。 
  “早上好,克劳德,”帕克·派恩先生说,“事情还顺利吧?” 
  “我想是的。” 
  “那个戒指呢,顺便问问,你在上头刻了个什么名字?” 
  “玛蒂尔德,”克劳德愁眉苦脸他说,“1899。” 
  “好极了。那则广告该怎么写?” 
  “我在奋斗。怀念着你。克劳德。” 
  “请把它记下来,莱蒙小姐。人事专栏。十一月三日让我想想,费用为一百零二英镑十四先令六便士。是的,十年,我想。这样我们还赚了九十二英镑二先令四便士,够多的了,差不多是够多的了。” 
  莱蒙小姐离开了办公室。 
  “听我说,”克劳德突然开口说道,“我不喜欢这样。这是个可耻的把戏!” 
  “我亲爱的孩子!” 
  “可耻的把戏,那是个正经的体面女人——是个好人。对她撒那些谎,说那些凄凄惨惨的话,该死的,这让我恶心!” 
  帕克·派恩先生扶了扶眼镜,带着研究的兴趣看着克劳德。 
  “我的天!”他冷冰冰地说,“我可真不记得在你那些一一嗯!——声名狼藉的事业进程中你的良心曾经感到过不安。你在里维埃拉的浪漫情事尤其大胆厚颜,而你在加州黄瓜大王的妻子——海蒂·韦斯特夫人身上捞到的好处就更不用说了,这些都充分显示了你冷酷无情的商人本性” 
  “好吧,我开始觉得不一样了,”克劳德生气地咕哝着,“这——不好,这种把戏。” 
  帕克·派恩先生用一种校长教导一个心爱的学生的口气说:“我亲爱的克劳德,你已经完成了一项值得赞赏的工作。你给了一个女人每一个苦闷的女人都需要的东西——一段罗曼史。女人的激情不能长久,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,但是一段罗曼史可以被放进储藏室,在今后的日子里慢慢回味。我知道人类的本性,我的孩子。我告诉你,一个女人在多年以后,依然能从这段往事中得到快乐。” 
  他咳了一声,“我们非常成功地完成了帕金顿太太的委托。” 
  “可是,”克劳德抱怨说,“我不喜欢这样。”他离开了办公室。 
  帕克·派恩先生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新的案卷。他写上: 
  情场老手良心发现。注:观察发展情况。 
   
   





 








惊险的浪漫



  威尔布拉厄姆少校在帕克·派恩先生办公室的门外犹豫了一会儿,将日报上那则已读过不止一遍并使他来到这里的广告又看了一遍。广告简单得很: 
  您快乐吗?如果答案是“不”,那么请来里奇蒙街17号, 
  让帕克·派恩先生为您解忧。 
  少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猛然穿过转门,踏入外间的办公室。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年轻女人从打字机前抬起头,询问地看着他。 
  “请问帕克·派恩先生在吗?”威尔布拉厄姆少校问道,他的脸一下子红了。 
  “您这边请。” 
  他跟着她走进里间的办公室——来到温和的帕克·派恩先生面前。 
  “早上好,”派恩先生招呼道,“请坐,好吗?现在请告诉我,我能为您做点儿什么。” 
  “我叫威尔布拉厄姆——”他开始说。 
  “少校?上校?”派恩先生问道。 
  “少校。” 
  “啊!而且不久之前刚从国外回来?印度?东非?” 
  “东非。” 
  “我想那是个美丽的地方。好吧,那么您现在回家来了——但您不喜欢这样。是这件事使您烦恼吗?” 
  “您说的太对了。但您是怎么知道的——” 
  帕克·派恩先生挥了挥手:“这是我的工作。您看,我已经在一家政府机构整理了三十五年的各种数据。现在我退休了,我忽然为我所积累的经验想到了一条前所未有的用途。其实这很简单。不快乐的原因可以被分为五大类——没有其他的了,我可以向您保证。一旦找到了病因,总应该能找到解救之法的。” 
  “我好比是一个医生。医生首先对病人的病情作出诊断,然后对症下药。有些病确实是无药可救的。如果那样的话,我会坦率他说我无能为力。但我向您保证,一旦我开始治疗,我担保会药到病除。” 
  “我可以向您保证,威尔布拉厄姆少校,在退役了的帝国建设者中——这是我给他们起的称号——有百分之九十六都不快乐。他们曾有过充满活力和责任感的生活,随时可能处于险境,然后却换来了——什么?拮据的生活,令人烦躁的气候,还有普遍都有的那种好像鱼儿离了水似的感觉。” 
  “您说的一点儿不错。”少校说道,“我所厌恶的就是这种枯燥乏味的感觉。枯燥乏味,没完没了地闲扯些村庄里鸡毛蒜皮的小事。但是我能怎么办?除了我的退役金外我还有一点儿钱。我在科伯姆附近有幢不错的房子。但我没钱去狩猎、射击或钓鱼。我还没结婚。我的邻居都是些好人,但他们对于这个岛以外的世界一无所知。” 
  “概括他说,就是您觉得生活太平淡了。” 
  “平淡得要死。” 
  “您想要刺激,甚至是历险?”派恩先生问道。 
  那位战士耸耸肩:“在这个小地方压根儿没有这种事。” 
  “请原谅我这么说,”派恩先生严肃他说,“那您可就错了。如果您知道怎样去寻找,在伦敦就有的是危险,有的是刺激。您只看到了英国生活的表面——平静,舒适。但它还有另一面,如果您愿意,我可以把这另外一面展示给你。” 
  威尔布拉厄姆少校沉吟着打量他。在派恩先生身上有一种使人觉得安心的东西。而且他有一种力量——一种让人觉得他可以依靠的力量。 
  “不过,我要提醒您,”派恩先生接着说,“这可得冒一点儿险。” 
  战士的眼睛一亮。“那没什么。”他说,然后突然问道:“那么——你的服务费是” 
  “我的服务费,”派恩先生说,“是五十英镑,预先支付。如果在一个月后您仍然觉得生活枯燥乏味,我将把钱如数退还给您。” 
  威尔布拉厄姆考虑了一下。“还算公平。”他终于说道,“我同意了。我这就给您开张支票。” 
  交易完成了。帕克·派恩先生抿了抿桌上的一个按钮。 
  “现在是一点钟。”他说,“我想请您带一位小姐去吃午饭。”门开了。“啊,玛德琳,我亲爱的,这位是威尔布拉厄姆少校。他将与你共进午餐。” 
  威尔布拉厄姆眨巴了一下眼睛,这没什么可奇怪的。走进屋来的这个女孩深色皮肤,神态慵困,美妙的大眼睛,长长的黑睫毛,脸色很好,还有性感的猩红嘴唇。一身精美的服装勾勒出起伏动人的曲线,从头到脚她都完美无缺。 
  “呃——我很荣幸。”威尔布拉厄姆少校说道。 
  “德·萨拉小姐。”帕克·派恩先生说。 
  “我十分感谢。”玛德琳·德·萨拉轻声道。 
  “请在这儿留下您的地址,”派恩先生说,“明天早晨您会收到我进一步的指示。” 
  威尔布拉厄姆少校和那位可爱的玛德琳离开了。 
  玛德琳回来时是下午三点了。 
  帕克·派恩先生抬起头。“怎么样?”他问道。 
  玛德琳摇了摇头。“他吓坏了,”她说,“认为我是个荡妇。” 
  “我猜他会这样想。”帕克·派恩先生说,“你按我说的去做了?” 
  “是的。我们畅快地谈论了其他桌上的客人。他喜欢的是金发碧眼、中等身材、略有些苍白文弱的那一种。” 
  “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