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暴躁狂郎-第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眼看著她不断的后退,薛沙锡只好向前几步。
  “你别再退了,只需回答我的话就行了。你的职业是什么?”
  “救命啊!”没想到她的回答竟是一个高八度的尖叫声,接著她狠狠的踢了他一脚,企图让他无法跟进,然后她乘机转身逃开。
  我的天啊!薛沙锡有股自找罪受的窝囊感觉;这女人是怎么回事?见人像见鬼,防备心未免太重了些……
  “喂!”好在他眼明手快,拉著她的背包没让她跑掉,看著她的四肢在空中舞动,他赶紧把话说清楚:“我不是叫你别紧张了吗?我只是想问你,你是来度假的吗?如果是,打算停留多久?”
  “千你屁事!”她应了句。
  薛沙锡对这口气熟悉得很,一抹壮硕的人影闪进他脑海,这可不是阿克铜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吗?这小妮子倒是跟他很像嘛!
  “这样啊!那我再问你,你想不想赚外快?我有个工作机会,希望你能做。”
  “救命啊,我才不要回答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她胡乱的吼了一阵,而他最后的话语让她的喊叫打住,她转而甩开他的手,正视他问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!”
  薛沙锡有点不习惯她的改变,瞧她瞬间双眼炯炯有神的样子,可见她最近很缺钱。“我说——如果你有空,我打算请你当个英文老师。”
  “我有空,有空有空,相当有空!”她这一赵逃亡之行,几乎让她的口袋空空,她的确缺钱,而且缺得很严重;既然有这个机会,她求之不得。
  “你要在这里待多久?”薛沙锡怜悯的看著她,没想到他还凑巧“救”了一个人。
  “很久……”她突觉不妥,又转口反问:“要敦谁?你的英文说得很好啊。”
  “当然不是敦我。”薛沙锡解释:“是我兄弟,他会说英文,不过不会认字。”
  “这样啊!”她清了清喉咙,从容不迫的答道:“那么,我有把握将他敦到会为止才离开。”
  “他的脾气很倔。”薛沙锡事先声明,否则把人家吓到了可是一项罪过。
  “没关系。”再倔,总比没钱赚的奸。
  薛沙锡不免狐疑的打量她,她似乎答应得太乾脆,而她刚才的模样,似乎另有隐情。
  “你的学历是……”他不希望自己帮阿克铜找来的是一个来历不明不白、又不认真教学的人。
  “我是……”花娌妾搜寻记忆中的高级学府,天知道她自从十八岁以后就辍学,什么大学她根本也没读过,更别说什么可观的学历了。可是她不愿错失这个赚钱的好机会,只好撒谎道:“我准备明年进哈佛念书,所以趁今年到处走走玩玩。”这么有名的大学,够唬人了吧?
  薛沙锡皱眉,不太相信她的话,以她的穿著打扮,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准大学生。可是,他的心中渐渐有了另一种想法,虽然她的来历、品行和学问都有待观察,但事情迫在眉睫,算了,就勉强凑合吧。
  反正——又不是敦他!薛沙鍚窃笑一阵,转而正色道:
  “那么你的住处决定了吗?”
  她松了口气,还奸他没有怀疑她的说法,听到他的问话,她连忙说:“还没,因为我是自助旅行,走到哪就睡到哪。我刚下飞机,还没有去订房间。”
  薛沙锡眼睛二兄,这不刚好正中他的下怀吗?“那好,有个条件不知你肯不肯接受?他必须在短期间恶补,你便是他二十四小时的老师,所以你得住在他家。”
  “太好了!”她当下兴奋得大叫,她正愁没地方住呢!但瞧见他怪异的表情,她刻意咳了两声,以清喉咙的举动掩饰刚才的失态。“奸啊!我不会介意,当一个老师,就该有将学生教导好的责任不是吗?”
  “思。”薛沙锡故作正经的点头。“那么,我先带你去见那个人。”
  “好啊!”花娌妾掩藏心底的欣喜,想不到她这么幸运,一来到这里不仅有了正当的差事,还有地方住。真是太好了!
  第二章
  距离亚格拉市西南方约三十五公里处,有一座城堡建于沙岩山脊上,周边的长度共约十一公里,四面均有高墙环绕。
  这座城堡曾经是蒙兀儿帝国阿克巴大帝的发迹之处,当年阿克巴之所以选择此处,是因当地一位名叫契什捉的圣徒曾经预言——定都此处的帝国,因为有地灵的保护,将因此国运昌隆、天下太平。
  阿克巴的后代子孙——阿克铜,将城堡四周的土地充分开发,皇宫与行政中心都沿著山脊而建,重要的市集则分布在山坡上。
  “这是他的”家“?”花娌妾瞪直眼,盯著眼前的城堡,由于阳光十分大,她的眼睛实在无法一次将这片景色看尽,她怎么也想不到,薛沙锡口中的家竟然是一座城!
  “没错!”薛沙锡指著山上最显眼、雄伟的建筑物。“他就住在那里,现在我们在山脚下,而你所看到的都是他的产业。”
  “这么有钱!”她本能的想到,薛沙锡口中的“他”,该不会是个老头子吧?!不对啊!薛沙锡说“他”是他兄弟,看看薛沙锡的年纪也只不过二十八岁上下而已,那……她愈想愈乱,心下揣测不安。
  而薛沙锡的车子在行进之间,夹道的繁荣景色更让她吃惊不已。
  城内的豪宅大多以红页岩建成,予人一种稳健厚实的感觉,又因风格各异,极富创意,所以丝毫没有刻板单调的感觉。
  “好美……”花娌妾不禁咋舌,虽然她对建筑毫无所知,但对于欣赏美的事物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她还是有的。
  “沙堡的特别,在于它曾是个实验城市。”薛沙锡为她做了个简介:“阿克铜的祖先透过建筑与艺术手法,表达个人对宇宙生命的看法与理想。这个区域可说是综合了印度、中亚、伊朗的建筑理念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虽然她全听不懂,但至少也得假装一下。
  “到了,下车吧!”他唤醒沉醉在美景中的花娌妾,首先开门走下车。
  她应了句,抱著行李生怕赶不上他的脚步,三步并作两步的跟著。
  迎面而来的仆人必恭必敬的朝著薛沙锡敬礼,她跟在他后头,目睹他回礼行走间的气度,和城堡内的冠冕堂皇。她看到什么都好奇,都想碰一碰,但又怕露出马脚,显示出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。
  “想什么?”站在回廊上,薛沙锡突然回头问。
  花娌妾正伸手摸著一幅画,听见他的问话急忙缩手,有股心虚感浮现;这里的一景一物都充满艺术气息,可想而知,这个城的城主是个高尚的艺术份子。
  而她,却曾是个在酒吧陪酒的低贱女子,不禁有些自卑感。
  察觉她神色有异,他关心地再度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
 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  他张望著四周,百思不解。“奇怪,明明告诉他别乱跑,不晓得又到哪儿去了,真是的!”
  “那个……”
  “你等等!”无视于她的欲言又止,他转身朝著另外一个回廊奔去,很快的便消失了。
  “喂!”花娌妾不禁有些慌了。四周空荡荡,只有艺术品和拱门外洒进的阳光。
  怎么办?她跟了上去,可是却瞧不见薛沙锡的身影。城堡内有如迷宫,她从进门开始便迷了路,更不敢随便走动,只得留在原地。但那份空虚感让她害怕,她不知所措的缩在转角处的拱门边,眼巴巴的希望薛沙锡的出现。
  片刻,午后的阳光照得她昏昏欲睡,她蹲下身子,半眯的眼眸死命的想撑开,生怕看不见薛沙锡的到来;怎奈,一阵徐风吹来,她终究无法抵挡瞌睡虫的侵袭,支持不住的沉沉睡去……
  模糊中,梅婕的惨叫声声撕裂了她的心,她想回头帮梅婕,脚却背道而驰的渐行渐远。梅婕哀怨的看著她远离,嘴角不断的逸出鲜血。
  丹在梅婕的身上不停的拳打脚踢,狰狞的面貌扭曲,他不仅对梅婕施以暴行,更是将她连人提起,狠狠的摔给他的手下……
  “不要——”花娌妾吼出心底的惊惧,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
  “花小姐?”薛沙锡本不想叫醒她,但看她眉头倏地深锁、脸色瞬间转白、汗几乎湿透了她的衣襟,似乎正被恶梦所扰,于是他伸手推了推她。
  “不要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要!”她猛烈的摇著头,就在薛沙锡不知道要如间是仔的当口,一桶水忽然刷的一声淋在她身上。
  这桶水不仅把花娌妾从恶梦中叫醒,更把薛沙锡吓了一跳,他本能的看向始作角菩呵克铜。
  阿克铜却连瞧也不瞧的转过身,一边叨念埋怨,一边拎著水桶回到他的菜园去了。“真是的,鬼吼鬼叫……吵死人了!”
  “哇!一花娌妾惊醒,惊魂未定之际,却发现自己全身湿涤涤的。
  薛沙锡强忍笑意,却被她误会了。
  她瞪著他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用水泼我?”
  “可别误会!”薛沙锡连忙解释:“是这个城的主人看不过去,才用水泼你的。”
  “什么?”她当下又是一愕,这个城堡的主人还真是没礼貌,怎么这样对待陌生人?而且,她还即将是他的老师呢。可恶!亏她刚才还因自觉配不上这里的高尚而自卑,原来城主只是一个爱好表相的暴发户而已!
  “对不起,他又不知去哪里了。”薛沙锡其实是知道的,阿克铜近来忙于菜田的播种,对他的提议更是甚为反对,说什么也不肯前来见他的英文教师一面。
  至于他刚才的出现,薛沙锡心想:应可暂且归纳为好奇心的驱使吧!
  “怪人!”花娌妾忍不住骂道。迎上薛沙锡若有所思的目光,她已懒得替自己的批评自圆其说了。
  “他就是这样,相处久了,便见怪不怪。”薛沙锡难得替阿克铜说上一句好话,连自己都讶异起来。
  “反正我以后是他的老师,教好他是我的责任。”
  “那好,我会支持你的。”薛沙锡一副等著看好戏的神情。
  “谢谢。”她回了个礼,有模有样的,连自己部佩服。
  薛沙锡望著她湿透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