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热门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明里赶你暗里救你(古灵)-第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同一时刻,加护病房外,麦尼、罗特与阿曼达三人焦急地来来回回,听冷漠的医生作那种凡人听不懂的专业化解释,总比不上亲眼所见来得确实,偏偏他们不是亲属,不能进去探视,所以于司谶一走出加护病房,立刻被他们团团包围住。

  “怎样?他的情况怎样?”

  于司谶淡淡一笑。“就外表而言,确实很惨。”

  闻言,麦尼三人睑都绿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承诺过会保护他的,可是……”

  “我相信这不能怪你,我儿子有时候的确相当乱来。”于司谶拍拍他的肩。“对了,他的女友呢?怎么没有……咦?你们怎么了?”

  他原是好意想转移话题,免得这三个人被儿子害得愧疚过度,也跑去让车子撞撞看是不是也会那么惨,不料才说到“女友”这两个字,他们三人的脸色立刻竞相由绿转黑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,”阿曼达苦笑。“我以为培迪受伤之后,那个凶手就不会再去找他的女友了,所以就没有再继续保护她。没想到当培迪手术结束,我打算去通知他的女友时,却找不到他的女友了。听说她是和朋友出去旅行,可能要度完这个黄金周假期之后才会回来。”

  呃……他好像“看”得还不够多。

  “这样,那……啊!对了,另外两位呢?”这个问题应该够安全了吧?

  “道南和一位线人有约,约瑟巴要去为另一件疑似相同凶手的案子搜证。”

  “是吗?唔……”看来现在正是时候。“那么我们去喝杯茶,好吗?”

  片刻后,在医院餐厅里,伯爵茶一送来,麦尼便直截了当地问于司谶,“你想知道培迪为什么会遭遇到这种事,对吗?”

  “的确。”虽然他早就知道所有该知道的事,但如果他打算要引导他们去追缉凶手,又不想让他们知道儿子的能力是从他这边遗传过去的,那么他就必须非常谨慎小心。

  让他们从头叙述一切,他再提出疑问给他们自己去思考、去求证,这应该是最安全的作法。

  “我想……”麦尼迟疑地看著于司谶。“培迪的能力,于先生应该清楚吧?”

  “我很清楚。”比他还清楚。

  闻言,麦尼立刻松了一口气。“太好了,那我就比较好说明了。那个……事情是从去年八月开始的……”

  冗长的叙述终于在喝第三壶茶时来到尾声。

  “……老实说,我确实很疑惑培迪为什么会碰上这件事,是他……呃,‘看’不见了吗?”

  “我想这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”于司谶轻轻道,喝了一口茶,放下。“对了,刚刚听你的叙述,我有点疑问,不知道能不能请教一下?”

  “当然,请尽管问。”

  “谢谢,那么……”于司谶略一思索。“首先,凶手为什么能够那样详尽地得知你们所有的想法和计画呢?还有,人不是万能的,无论做任何事总会有疏忽的时候,凶手怎么可能犯下这么多案子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?除非……”

  “除非什么?”麦尼本能地脱口问。

  嘴角撩起一抹含有深意的笑,“除非他不小心遗留在现场的线索后来及时被调换,甚至直接被销毁了。”于司谶小心翼翼地暗示对方。

  麦尼微微一愕。“线索被调换或销毁?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意思,只是提出我个人的疑问与猜测而已。”于司谶垂眸盯住茶杯里的褐色涟漪。“另外,你们认为是自己人,却一直找不到完全合乎条件的可疑人物,是否忽略了某些事……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譬如最不可疑的人才是最可疑的人,也许凶手……”于司谶徐徐抬眸,“就在你身边,而且是你最信任的人。”深沉的眼神透过眼镜片凝住麦尼。“这是个盲点,很多人都会犯这个错误,也许你们往这方面去稍微思考一下会有所帮助也说不定。”

  最不可疑的人才是最可疑的人?

  凶手……就在他们身边?而且是他们最信任的人?

  麦尼眉心蹙拢,好像想到了什么,却又抓不住游移在脑海中的某个症结。

  见状,于司谶悄悄起身。“我想再去陪陪我儿子,先告辞了。”这种时候最好让他们自行去思考即可。

  待于司谶离去后,阿曼达首先嘟囔。

  “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明明是外行人……”

  “不,他说的没错,”罗特也在深思。“有些盲点的确需要旁观者来点醒。”

  “可是他刚刚说的我们都早就想到啦!”阿曼达反驳。“凶手为什么那么清楚我们的想法?因为他装了窃听器嘛!至于收集回来的线索--如果确如他所说的真有什么可用的线索,也都是放在门禁严密的证物室里,那儿可不像麦尼的办公室那样容易进出,要销毁谈何容易,除非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仿佛琴弦崩断似的,她骤然噤声,脑海中忽地浮现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影。

  凶手就在你身边!

  阿曼达猛然抬眼,麦尼与罗特也恰好朝她看过来,她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跟他们一样怪异。

  “‘他’……”吞了口口水,“只有‘他’才能轻易毁掉线索而不受人怀疑。”她小心翼翼地说。

  罗特慢之又慢地颔首同意。“‘他’也非常清楚我们所有的想法和计画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”麦尼低眸望著糖罐,语声生涩。“‘他’不但是黑发绿眸,也是最不可疑的人,还是我们最信任的人。”

  “可是窃听器……”阿曼达勉强想要替“他”辩驳。

  “转移我们的注意力,让我们不至于怀疑到自己人身上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……”阿曼达拚命动脑筋。“我们和他又有什么怨?”

  “你……”麦尼缓缓拉高视线,与阿曼达痛苦挣扎的目光交会。“真的想不出来吗?”

  阿曼达张了张嘴,哑然片刻后始颓然阖上。“就为了那件事吗?”

  麦尼轻轻叹息。“对我们来讲也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或许对他而言是一件很严重的事,别忘了他弟弟在死的前一天恰好被我们选进重罪组。”

  “还有……”罗特脸色有点发白。“‘他’的家人集体被屠杀的案子仍是一件未破的悬案,那件案子因被怀疑是黑帮报复手段而交由组织犯罪组负责侦办,但我曾在偶然机会里看过那件案子的档案,他们……他们的死法就和前些日子那些被害的妓女一样凄惨……”

  阿曼达吃了一惊。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罗特点头。“对于这点,‘他’应该比谁都要来得更敏感,但是‘他’却一个字都不曾提起过……”

  “可是……那……”阿曼达的表情更是扭曲。“那是‘他’的家人呀!”

  “就因为是‘他’的家人,所以才更符合这件案子凶手的残忍度。”

  阿曼达张嘴,阖上,又张嘴,再阖上,猝然间,用著指控的语气,她勃然大怒地发飙了。

  “你为什么非得认定‘他’是凶手不可?”

  “我也不希望是‘他’,所以……”麦尼嘴角抽搐了下。“我们必须仔细查证,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平白受到冤枉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咬紧下唇,阿曼达怒目与麦尼相对半晌,“该死!真该死!”她低咒,愤然起身。“我去调阅‘他’家人被屠杀那件案子的档案!”

  望著阿曼达仿佛要逃离什么似的仓皇背影,罗特也跟著慢吞吞地起身。

  “我去调查‘他’自去年八月以来的行踪。”

  终于,只剩下麦尼一个人了,他默默地喝完茶,叹了口气,起身。

  “我想我最好去调查一下‘他’的过去。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  在这一刻,他有强烈的预感,只要能调查清楚“他”的过去,一切便能水落石出了。 

上一页  返回  下一页 



制作网站:凤鸣轩 扫描人员:兰兰 校对人员:美猫猫 
录入人员:-- 输入人员:清盈   


第二章       凤鸣轩原创网    原创论坛 




  在十二世纪时即已建立的寇克茅斯小镇里,大街上的工人木屋显得格外纯朴引人,古老的炉灶及斑驳的磁砖地板,记录著光阴的流动与历史的痕迹,伫立其中仿佛身处旧世纪年代,包围在浓浓的风雅气氲里,令人情不自禁地叹息。

  可是当你真的要使用它时,那可就不是随便叹一两口气就可以心想事成的了。

  咳咳咳咳~~~~

  剧烈的呛咳仿佛刚吞下一整把最辣的四川牌特级红辣椒,桑念竹回过眼去,恰好瞧见康纳尔黑著一张包公脸逃离炉灶远远的,口里还吐著一连串不雅的言词。

  “见鬼!该死!这种东西究竟该怎么用啊!”不是把火种丢进去,或者燃张报纸扔进去就可以了吗?

  桑念竹忍不住窃笑著收回视线,低头猛切她的洋芋。

  这天轮到她和康纳尔准备午餐--自然是某人有意的安排,虽然房东曾好心要提供协助,但康纳尔为了制造在佳人面前表现一下的机会,断然婉拒了。

  结果不想可知,大少爷康纳尔预支光了这辈子所有的咳嗽不说,还黑了满头满脸又满身,只好灰头上脸地去请房东帮忙。待他冲完澡回来,旺盛的炉火上早已烧著一锅汤了。

  “我……这个交给我切!”相当难堪的康纳尔为了掩饰自己的狼狈,只好随手抓来一篮尚未处理的东西有模有样地切起来了。

  圆圆滚滚的跟番茄一样,那就跟切番茄一样切片就可以了吧?

  仅瞄了一眼,桑念竹又想笑,可是更担心她若是真笑给他看,他会羞愧得拿切菜刀切自己的脖子也说不定,只好硬憋住。

  “那个要切……呃!切细一点。”更正确的说法是,要切丝,不是切块。

  切细一点?

  这样还不够细吗?

  “哦!”康纳尔蹙眉打量切好的成品半天……好吧!再切细一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